畫家李林君畫梅:大美不忍堪摘

2021年08月20日 21:4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劉恒志

  歷數古往今來的畫壇,畫梅者林林總總,然真正達至化境的,如關山月、林凡、王成喜先生等等佳作精品,當令人肅然起敬。如今又有一位李林君先生,手法也好生了得!看林君作梅,如同觀賞美的證生,心中和暢怡然。

  本文作者應邀為李林君梅花新作題款《幸福中國紅梅開》

  藝術創造的美,常常令人不可思議。當自然界的動物和植物,一旦被生花妙筆點綴在畫卷,甚至平時看來微不足道的東西,常常要變得比那些尚在自然界里活著的更有意味。這就是藝術勞動的魅力與價值所在了。自從美在藝術中誕生,審美的眼睛總是這樣,不要活物要死物,因為那畫上的“死”,其實是一種栩栩如生的另一種高級而永恒的“活”。藝術的賞玩者,總能樂樂陶陶地從中品味出新的生命和新的意味來,并視作一種獨造自然的終極享受。這就是藝術美的誘惑了。

  《幸福中國紅梅開》

  藝術佳作之所以動人心弦,是因為美的誕生,終須要藝術家的大智大慧,用大技大巧,采自然界萬千精華傾心釀造,它高度提升了自然美、又詮釋了自然美,非凡人所能造得,這就是藝術美的重要了。然而我要說的是,從李林君的畫作里,我悟出了藝術美何以高于自然美的奧妙。李林君的一幅梅花,在我客廳里端掛,走馬燈似的新朋老友,文學、音樂、戲劇、影視、舞蹈、美術等各路名家,凡到寒舍一晤者,無不注意到它的存在,賞踱流連畫前,嚶嚶嘁嘁地這樣那樣評贊一番。及至臨走,也掩不住對此作的景羨與留戀;有些畫界的高手朋友來,甚至干脆就是品賞李林君的雅作,而每每忽視了主人的存在。我的大小廳堂里掛出的畫,不乏大家大作,而李林君的梅花,卻如此這般地醒目和耐人欣賞,乃我所始料不及。

  我驚異于李林君何以有這樣一幅梅。這種藝體太古典,卻能開在現代人的心上,仍不顯陳舊、泛濫與眼熟。我翻過許多古今畫譜與畫典,觀瞻過許多畫展畫廊,李林君的這棵梅并非改頭換面的似曾相識,真格屬于他自己藝術的戛戛獨造。靜夜,孤獨的燈光下悄看這梅花,便有瘦影扶疏的枝椏一邊由遠及近探向心靈,一面綻開著密密層層的飛揚的意緒。精致的花朵和細蕊帶著入微的抽象,極工筆又極寫意地撲來看不見的泥土和木質的清香。一首簡潔而復雜的風骨進行曲,枝枝無雪,卻彌漫著雪意;瓣瓣無風,卻似有風吹送來的素樸、單純、寧靜、平和、快樂的春色。躑躅畫前,好像自己在靜夜思中,似哥德巴赫那般猜想,在李林君先生某一頁情感檔案的深處,一定珍藏著一個喚作梅的或者開著與梅朵一樣芬芳的女子。他們邂逅于祖國大好河山,踏白雪游梅林或迎清風倚梅枝或飲寒露吟梅花,經歷了刻骨銘心的梅花精神的洗浴。否則,他的梅花何以如此驚世駭俗又如此柔情萬種,他的筆法何以如此鬼斧神工又如此恣肆流暢,他的構型何以如此嚴謹有度又如此靈動飛揚,他的色彩何以如此深沉冷峻而又如此秾麗溫馨?

  《獨俏一枝春》

  創造的動力對藝術家來說各不相同,我所以敢于在這里幽他一默,張冠李戴地為他智慧和靈感的泉水找出美麗的源頭來,恰恰因為儒雅樸訥的李林君人格與人品,一如他的梅花和畫風,有著嚴謹、深厚而高潔的法度,蕓蕓眾人已然皆知,亦有風骨朗健血肉清明的梅花為證。我向來認為,在中國,判斷一個作家的人文品格要看他如何寫魂;判斷一個畫家的人文品格則最好看他如何畫梅。有人不畫梅,那么就看他用何等畫境去梳理筆墨、線條與色彩的羽毛。而李林君是真真切切刻劃了梅的,并件件都似經過了飛雪與徐風的剪裁。原來那喚作梅的或者有著與梅一樣芬芳的女子,正是他所鐘愛的賜予他生命與激情的大自然的魂魄,卓爾不群的梅花,顯示他舉法求變、善造獨創的風流。

  《梅蘭竹菊》

  自古雅士多風流。李林君的風流,在于擷圣賢之文化,采天地之靈氣,得禪宗之寂靜,繪萬物于盈尺。李林君的風流,在于學貫中西、融會古今,承繼傳統又創化傳統,獨標新異又張揚個性。李林君的風流里有天地人在合一,有花鳥禽獸蟲魚在媲美。李林君的風流,當然不只是一枝梅。

  《富貴平安》

  當你覽閱李林君那洋洋大觀的畫作,繽紛迥異的狀貌便攏合成一個明晰的整體。工筆畫墨線與色彩的精雕細刻,寫意畫風骨與神采的豁達大度,像中國美學思想形神兼備的響亮的魚餌,釣在我們眼睛后面的腦海里。然起伏在審美大腦的海面上的,又絕非是一個魚鉤上并肩釣著的工筆與寫意這兩條魚,以各自的方式活躍在同一個畫面里,而是歷經“工”為雄、“意”為雌的良性雜交技術,衍化、脫生出來的一整條活蹦亂跳的藝術美魚,作為味美肉鮮的整體美學存在。李林君寫意工筆畫,便如此這般詩意地愉悅著犀利委婉、浹肌透髓的美的釣鉤。

  在李林君不同版本的精美畫冊中,他渾然天成、妙意橫生的筆墨揮灑之處,山水有情,花鳥有靈,草木擬人,引人入勝的不獨是柔情萬種,讀來尤若闖入蔚蔚大觀的創造美學的課堂。

  《俏不爭春》

  書香門第出身的李林君,早年就曾得高師指點,千百次翻來覆去地描摹歷代名家經典畫本。如同他的書法,都是以少馭大的童子功。

  如同一束花朵,美貌是由根部生成的。那生起了美的根系,是臨摹歷代精品而獲得的扎實基本功,是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技法與西洋技法的融合,它們生長出的莖和葉子又盡采養料、水和陽光,涵養出了碩美的藝術花朵。李林君的繪畫如此,書法亦不列外。

  劉恒志題款《炎黃藝術館》

  李林君習畫早于書法,但繪畫的成就卻脫胎于篆隸行草精致大氣、深刻圓融的運筆。然書畫藝術的并轡精進,則雙雙得益于古典詩文的修煉,以及禪宗文化的滌養開悟。每每與之對談,生性溫和樸訥的李林君,一時性起,那絕少煙酒污染的緋紅的舌頭,會隨時從不知何朝何代何人那里采摘來一些絕妙詩句,娓娓道來,條分縷析,與你共賞。而脫口誦出或隨手寫出的詩句,大多都從書架上詩詞典籍中找不出的記憶,可見林君對歷史文化搜尋與研修已超出慣常范疇,非吾輩所能企及。即便是以拈詩頌對為擅長的書畫界,如此這般海納古今的真雅士已然罕見,李林君可為其一。

  《軍民情》

  偉大的藝術家必然是一個偉大的學習者。尼采在《曙光》一文中對“學習”有新解:“學習就是——自己使自己有天賦——”。李林君書畫的成長與創造,青年、中年李林君藝術的跳達與演進,倘僅僅證明含辛茹苦而有效地學習能夠通向成功,便不足為奇、為訓。李林君能夠對我們提供幫助的另外一個意義在于:藝術家在成功之后,更應一貫地保持藝術的清醒和潛研深磨的率真態度;在一步一重天地地邁向另一重天地的過程中,都滿含新知識、新境界的渴望;在跨越前人、超越自我的每一步,都綁緊并踏響見強思超、見賢思齊的步伍;讓自己篤志前行的第一段軌跡,都滋生出新的天賦與才華。

  《梅的局部》

  《梅》

  清代詩人袁枚曾以詩文比喻書畫:“一切詩文,總須字立于紙,不可字臥紙上。人活則立,人死則臥,用筆亦然?!崩盍志闶沁@般用生命的動態,讓美的藝術活在紙上。而他,則成為立在紙上的詩人。

  每每賞讀那被筆墨外形、內蘊創化的美,那美的境與神會,真氣撲人,便自然想到大頭顱的黑格爾,他所以把美學與他茂密的美髯一樣始稱為“藝術哲學”,是因為藝術是按照美的規律創造美的唯一手段。

  《報春》

  《心花》

  藝術的創化與突破,大多出現在社會文化需要和藝術內在邏輯的交叉點上。處于這個交叉點上的美往往最動人,因為它樸素得像真理,也像文物。而美自身,不是社會文化的真理,卻是藝術文化的真理。美與科學的真理一樣,既是已達到的結果,又是通向達到結果的手段。

  《萬花皆寂寞獨俏一枝春》

  我于是張望一下立在紙上的李林君,為了已達到的美的真理和通向這個真理的美,他“應目、會心、暢神”的筆墨,在結果——手段——結果之間活著,往前走,并且抱著美,問個不休……!筆墨聲聲,盤古開今,提揚未來。疾徐萬里乎?莫道真美無法羅列,大美不忍堪摘!

  本文作者劉恒志,系著名軍旅文學家、劇作家、理論家、詩人、書法家。代表作《大裁軍》《欲望號兵車》《先鋒頌》《威武三國》《走向深藍》《炎黃和盟》,中央政策研究室年度優秀課題獎、中組部全國優秀黨建專題系列片一等獎、國家圖書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中國電視金鷹獎、飛天獎、國家文華大獎、國家文藝舞臺精品工程經典劇目獎丶全軍官兵最喜愛的圖書獎丶解放軍文藝獎新作品獎丶中央電視臺優秀劇目獎丶海軍文藝金錨獎丶中國音樂金鐘獎、中國詩歌大獎金獎、全國書法一等獎、《蘭亭序》臨摩大賽一等獎,《炎黃和盟》榮登”戲劇中國”年度作品推選歌劇、舞臺劇類最佳劇本榜首,受到廣泛贊譽。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