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一隅 | 雷諾阿:陽臺上的兩姐妹

2021年08月13日 20:3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IC

  皮埃爾 - 奧古斯特·雷諾阿(Pierre-Auguste Renoir)“喜歡生活中一切快樂、精彩和撫慰人心的事”。在作品《陽臺上的兩姐妹》中,雷諾阿描繪了在一個溫暖而美好的日子里兩個可愛的少女。

  雷諾阿《陽臺上的兩姐妹》,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

  畫中稍年長的女孩穿著海軍藍色絲絨衣,眼神遙視著前方,看起來自負卻迷人;年幼的女孩像是突然闖入畫面,可愛又天真。

  《陽臺上的兩姐妹》以停泊在港灣的劃艇和帆船為背景、以提升到半空中的高度為視角,描繪了法國沙圖(Chatou)的春光一隅——雷諾阿在這個郊區小鎮度過了1881的春天。從技法上看,這幅作品有著一種強大的力量:雷諾阿將實在的、幾乎真人大小的人物置于一個像舞臺一樣的景觀前,創造了一個純粹的視覺和幻想的領域。左前景中的縫紉籃令人想起了藝術家拿著調色板,他仿佛將籃中明亮純凈的顏料,混合、稀釋和重組,用于繪制畫中的其他部分。

  1875年,雷諾阿創作了《費爾乃茲餐館的午餐》,描繪了人們在塞納河沿岸劃船休閑的景象,與此同期的《陽臺上的兩姐妹》則是這一場景的近距離“特寫”。

  雷諾阿《費爾乃茲餐館的午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

  雖然雷諾阿回避了弗爾乃茲餐廳的標志,店主的身份也對外保密,但是雷諾阿流連于此并且溢于言表。他在1880年夏末寫給收藏家喬治?德?貝利奧(Georges de Bellio)的信中表示,自己因忙于創作《船上的午宴》,所以無法抽身去巴黎,但是力邀德?貝利奧先生去沙圖與他小聚。雷諾阿寫道:“找個好天氣來這里吃午餐吧,你一定會不虛此行的。這里是巴黎周邊最迷人的地方?!?nbsp;

  雷諾阿《船上的午宴》,華盛頓特區菲利普斯收藏館藏

  如果說《船上的午宴》表現了夏日歡宴的場面,那么《陽臺上的兩姐妹》可以被稱為春之序曲。

  雷諾阿在1881年4月18日寫給藝術評論家泰奧多爾?杜雷特(Théodore Duret)的信中再次表示,因忙于《兩姐妹》的創作,他決定放棄原定的英格蘭之行。他寫道,“這里春暖花開,模特已找好,我只想專心畫畫……心無旁騖,難以成行?!?nbsp;

  丟朗-呂厄藏品中的明珠

  A Jewel in the Collection of Paul Durand-Ruel

  這幅畫完成后不久,即被“印象派的傳奇經紀人”保羅·丟朗-呂厄(Paul Durand-Ruel)以1,500法郎從雷諾阿手中買下,當時這幅畫的標題是《塞納河露臺上的女孩》(Femme sur une terrasse au bord de la Seine),據說雷諾阿早在三年前就已收到這筆訂金,當時是為了創作大幅肖像畫《喬治·沙爾龐捷夫人和她的孩子們》。

  《喬治·沙爾龐捷夫人和她的孩子們》,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1882年3月,《塞納河露臺上的女孩》以新的標題《兩姐妹》在第七屆印象派畫展上亮相。

  1882年法國《喧鬧報》雜志中有關“參觀印象派”的內容

  雷諾阿私自認為,保羅?高更和卡米耶?畢沙羅的政治觀點過于激進,所以拒絕參加畫展,于是丟朗-呂厄拿出私藏的25幅雷諾阿的作品參展。第二年,他還為雷諾阿舉辦了一場經典作品回顧展,這幅畫以新的標題《陽臺上的女士(沙圖)》Femme sur une terrasse (Chatou)再次與公眾見面。

  法國作家喬治?勒孔特(Georges Lecomte)曾經盛贊丟朗-呂厄獨具慧眼,在印象派還沒有引起社會關注時,最早肯定了印象派的創意與成就;丟朗-呂厄的藏品不僅反映了印象派成長的歷史進程,而且代表了每位畫家最出色的藝術才華。在談到《陽臺上的兩姐妹》時,勒孔特甚至把它與大師的杰作相提并論:“微傾的坐姿和迷人的笑意給人感覺嫵媚優雅、精于世故,簡直就是現代版的《蒙娜麗莎》,集感性與魅惑于一身,風情萬種?!?nbsp;

  創意的印象派畫風

  An Innovative Impressionist Painting

  《陽臺上的兩姐妹》中的田園背景帶給人歲月靜好的感覺,創作上別具一格,以強烈對比的手法烘托了人物與背景的關系,比如用稀疏、模糊的線條表現背景,用厚實的色彩、細致的筆觸描繪人物。

  雷諾阿在此之前的兩年中,至少畫過兩幅類似的人物畫,都是露臺上的單人畫像。

  雷諾阿1879年《阿芳西娜·弗爾乃茲》,

  巴黎奧賽博物館藏

  雷諾阿1880年《端坐的少女》,私人收藏

  《陽臺上的兩姐妹》背景部分的水面以薄薄的粉色和藍色為基調,雷諾阿用簡短而厚重的藍色和白色線條表現河里隨波蕩漾的漣漪與水花,用綠色、淺灰色和淡紫色輕輕勾畫出樹葉和枝條。筆調輕柔如紗,使行進中的船只、停泊的帆船及對岸的景物清晰可見,而背景上大量的白色或淺色區塊描繪出枝葉稀疏的感覺。

  雷諾阿雖然對景物“輕描淡寫”,對人物卻“精雕細刻”,這種差別對待是他畫風上的轉變,他在1870年代作畫時對所有描繪的對象都視同一律、不分輕重,這一時期肖像畫的代表是參加了1877年印象派畫展的《阿爾弗雷德?西西雷》。與這種點彩畫法相反,雷諾阿在處理“兩姐妹”的膚色時,巧妙地把紅色與白色調和在一起,生動自然,與之前的創作判若兩然。

  雷諾阿《阿爾弗雷德?西西雷》,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

  年齡稍長的女孩身上的深藍色在繁花綠葉的襯托下給人凝固的感覺;紅色與藍色混合后加深了肘部陰影的效果;胸前因陽光在黃色亮片上的反射顯得閃閃發光。小女孩的裙裝為鉛白色、膚色像瓷娃娃一般白凈透亮、嬌嫩稚氣。

  深藍色的衣裙,配鮮紅色的帽子,像這樣直接把三原色羅列在一起不免有些突兀,但也許這正是塞納河上劃船手的真實寫照。正如莫泊桑在小說《伊薇特》(Yvette)中對劃船手的描述:“她們穿著藍色或紅色的法蘭絨裙裝,撐著同樣紅色或藍色的陽傘,在驕陽下光彩照人……” 

  《陽臺上的兩姐妹》為我們展現了塞納河邊的日常景象——與好友結伴、親近自然、遠離巴黎的喧囂,這才是雷諾阿至為看重的。愿心里住著童真的人們,都能盡情享受這份美好!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