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存世最大刻經窟群搶險大修

2021年06月15日 14:03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唐代存世最大刻經窟群搶險大修:安岳臥佛院謎團知多少

  四川省安岳縣臥佛院(經文洞)石窟防滲水搶險保護工程近日正式啟動。該工程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將對臥佛院15個重點石窟(經文洞)的滲水和南崖崖體進行窟前環境整治以及進行治理,以解決長期困擾臥佛院石窟的水患、風化問題。工程預計耗時300天,這是該石窟掛牌以來進行的最大整體保護工程。明年是安岳臥佛院發現40周年,這批刻于盛唐時代的珍貴佛經洞窟將以全新面貌示人。

世界最大左側臥佛 注:本文圖片均來自作者世界最大左側臥佛 注:本文圖片均來自作者

  建國后發現的最重要石窟群

  安岳臥佛院位于距四川省安岳縣城北部39公里的八廟鄉臥佛鎮,處于今安岳與安居、樂至三縣交界之地。石窟營建于天然形成的近30米深谷的南北兩崖之上,長約1.2公里的造像區內大小洞窟上下重疊,形如蜂房,現存摩崖造像1613軀,出土圓雕120尊,線刻造像5尊,粗坯6尊,龍2條、神獸22只、佛塔5座、經幢1座、唐碑2通、宋碑1通、游記詩3首、題刻23條、石壁刻經15洞,約40萬字。

  該石窟三面環水,北面環山,加之位于深谷中,人跡罕至,長期不為外人所知。在清代《安岳縣志》中僅有 “臥佛寺治北40里,石像森然今未修”記載。到1982年春節,第二次全國文物普查期間才被當地文化館工作人員發現上報,長達21.3米的唐代左脅臥佛和40萬字盛唐石壁刻經轟動世界,1998年被國務院列入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建國后發現的最重要古代石窟造像群,具有突出的歷史、藝術、科學、宗教價值。

  臥佛院為巴蜀地區規模最大的唐代造像群之一,按現有題記和造像風格推測開創不晚于開元年間(713年)。主體造像、刻經均為此階段落成。是以巨型臥佛為中心,保存和供養佛經的一處大型公共主題寺院。五代、兩宋間造像略有增補和妝彩,元明時戰亂不斷導致逐漸荒蕪,清代則徹底廢棄。

  3號窟“釋迦摩尼涅槃龕”位于北崖高13米山崖中,整龕呈“刀幣”形,龕寬23米,高10米,深4米,距地面近4米。由“釋迦涅槃圖”和“釋迦說法圖”兩組圖像組成。

安岳臥佛院涅槃龕安岳臥佛院涅槃龕

  主尊為長21.3米一字橫臥的釋迦造像,體態修長,褒衣博帶、頭靠蓮花枕、東頭腳西呈左脅而臥。佛陀面容安祥,雙目微睜,口角略含笑意,頭身比例為1:7。在其腰部有一高3.2米俗世扮相的侍者背對盤坐,身體前傾側頭凝視大佛,右手于釋迦左腕處做切脈狀。佛足處有一呈S型高3米的著裙半裸力士,撕心裂肺的表情呈現出感天動地之悲慟。

  涅槃變上為說法圖,2.3米的釋迦結迦趺坐,作說法印。兩側有高2.1米的十大弟子、觀音和力士,以及2.3米的神眾天龍八部呈兩排站列,烘托出聆聽佛陀說法的宏大肅穆場面。說法圖中22個人物通過大小不同的透視關系和表情、服飾、法器等展現出釋迦涅槃諸神的悲傷、不舍。并與涅槃圖在構圖和人物上諸多呼應和對稱。構思之奇,人物之生動,堪稱中國石窟版的“最后的晚餐”。

  該龕的八部眾和十大弟子是國內唐龕中現存中保存最好、體量最大、技藝最精湛的一組。

  在安岳開鑿這尊臥佛像前,中國最大的臥佛像為炳靈寺16號窟北魏泥塑的8.64米臥佛。在安岳臥佛開鑿400多年后,大足寶頂才以此為藍本刻出31米半身臥佛,近700年后,安岳民國工匠又再刻出一尊長36米的臥佛,為中國巨型涅槃造像劃上句號。

  安岳巨型臥佛首開巴蜀造大像之先河,對西南地區、乃至全國的佛教造像藝術給予了重要的示范和影響,不但催生了安岳境內其余兩尊左脅臥佛的開鑿,也推動了整個巴蜀唐宋涅槃大像的風潮。在臥佛院南北近百公里范圍內,繼而開鑿了6尊石刻臥佛像,他們或半身露出臥于山灣,或沉睡于百米碧波之下,或半懸于山巖,或躺于山巔高崗之脊,成為西南佛教造像之蔚然奇觀。

  在臥佛龕周邊還分布著55個人工開鑿的巨型經洞,規模居全國之冠:高、寬、深超過3米的2窟;超過2米的有6窟,小于2米的7窟。已刻佛經的有15 窟,刻字面積154平方米,共有佛經22部,70 余卷計40萬字,是世界現存最大的單一時代開鑿的摩崖刻經窟群。

大般涅槃經大般涅槃經
大般涅槃經(局部)大般涅槃經(局部)

  與北京房山云居寺石板刻經不同,臥佛院經文是直接書丹、鐫刻于打磨光滑的洞窟壁面,所刻的22部經典分別是《大唐東京大敬愛寺一切經論目序》《眾經目錄》《妙法蓮華經》《大般涅槃經》《佛說佛名經》《佛說報父母恩重經》《維摩詰所說經》《合部金光明經》《大方便佛報恩經》《佛臨般涅槃略說教誡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佛說灌頂經》《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佛說修多羅般若波羅蜜經》《佛說阿彌陀經》《六門陀羅尼經》《賢愚經》《佛性海藏智慧解脫破心相經》《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佛頂尊勝陀羅尼咒》《禪秘要法經》。

臥佛院《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局部臥佛院《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局部
臥佛院刻經唐開元23年(735年)題記臥佛院刻經唐開元23年(735年)題記
臥佛院刻經局部臥佛院刻經局部

  臥佛院刻經底本據46號窟所刻的《大唐東京大敬愛寺一切經論目序》推測,大部分來自于唐東都皇家寺院大敬愛寺,該寺于會昌五年(745年)被焚,藏經也悉數燒毀。更顯此處經文之珍貴。

臥佛院出土宋代造像臥佛院出土宋代造像

  鳩摩羅什所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于1899年在敦煌藏經洞發現過唐咸通九年(868年)的木刻本,為有年代可考的最早印刷物,1907年被斯坦因掠走現存倫敦大英博物館。臥佛院的版本為開元年間鐫刻,比木刻本還早了140多年。而另一部鳩摩羅什所譯的《佛說阿彌陀經》,臥佛院所刻的也是存世最早最罕見版本。

  刻經中還有不少由中國僧人所編撰的“偽經”,如《佛說報父母恩重經》均與存世版不同,《佛性海藏智慧解脫破心相經》《佛說修多羅般若波羅蜜經》為存世孤本,堪稱國之瑰寶。

臥佛院出土的巨型唐代佛首臥佛院出土的巨型唐代佛首

  臥佛院刻經以行楷為主,字徑1-2厘米,字體或清勁飄逸或古樸方拙,可謂字字珠璣、篇篇玉璋的精心之作,除有校正和研究佛經版本的重要價值外,也不吝為我國唐代書法藝術的一大寶庫。

  搶險大修將解決經窟滲水

  安岳地區多雨潮濕,臥佛院造像區為灰砂巖,易雕刻也易風化。盡管在唐代開鑿之初,工匠就因地制宜采用了一些保護措施,如經洞外開鑿明溝與暗溝,頂部裝龕檐和木門以遮蔽風雨,在80年代也曾進行過局部防風化化學藥劑噴涂、加固和恢復保護窟檐等項目,但一直缺乏整體全面的科學保護。

  造像和刻經在千百年風吹日曬等自然營力影響下,由于卸荷裂隙、風化裂隙切穿石窟巖體,裂隙成為水的滲流通道。降雨時,雨水沿裂隙進入石窟內,水沿經文巖體石壁漫流,對經文題刻造成嚴重溶蝕、軟化等侵蝕破壞;或在石窟內形成積水,使石窟長期處于潮濕狀態,加劇經文的風化破壞。風化破壞形式有起鼓、砂狀或粉砂狀風化剝落、沿巖石層理面呈條帶狀風化剝落。嚴重風化破壞的面積約80平方米。遭受滲水侵蝕的43、44、59、60等窟刻經造像風化破壞嚴重。石刻經文由發現初的40萬字到目前保存較好的僅24萬字,若再不進行科學搶險大修,20年內這處經窟將風化不存。

  鑒于此,經前期調研、實地監測和反復論證,臥佛院石窟防滲水搶險保護工程于2014年6月獲國家文物局批復立項,工程將遵循保持現狀、最小干預的原則,注重保持石窟的原有歷史風貌,延續文物本體及承載的突出普遍價值。

  據介紹,根據制訂的相關方案,工程將采取防滲帷幕灌漿、開鑿集水孔和仰斜排水孔、砌截排水溝等防滲排水搶險保護措施。同時,還將針對基巖裂縫水破壞嚴重的文物本體及周邊巖壁,進行專項整治。

臥佛院南崖崖體植被已被清除,露出原始風貌臥佛院南崖崖體植被已被清除,露出原始風貌

  目前,臥佛院南崖崖壁已進行整體封閉,對崖體的植被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施工中為確保文物安全,對所有造像和經文龕窟進行了臨時的保護封存措施,并將對重點窟龕進行專業除塵防風化處理,對于12年前修建的部分已腐朽保護窟檐等木構將進行全新維護,整個工程正在周密而有序推進之中。

相關工作人員正在對藏經洞經文進行專業除塵保護相關工作人員正在對藏經洞經文進行專業除塵保護
相關工作人員正在對造像進行除塵清理相關工作人員正在對造像進行除塵清理

  通過工程實施,崖體內的水將會被完全排出,崖壁附近的大氣降水也將收集排走,還將保證排水溝的排水順暢。令經文和造像得以安全留存。之前一直被青苔等侵蝕包圍的多處藏經洞外的唐代巨型唐代線刻造像護法神等遺跡均將再次呈現于今人眼前,最大程度再現臥佛院藏經洞和南崖造像的原始風貌。

經洞內工作人員正進行專業勘察保護經洞內工作人員正進行專業勘察保護

  39年難解臥佛院千古之謎

  臥佛院發現39年來,圍繞這一神秘山谷中的眾多謎團卻仍未破解,令中外學者紛至沓來,至今卻依舊眾說紛紜。

  1、臥佛為何左臥?

  臥佛院臥佛是世界已發現的最大左脅臥佛,耗時在15-20年完成的這尊臥佛,為何違背佛經教義不是傳統右臥而是離經叛道的左脅形式?

  對此學術界形成幾種主流觀點:“非涅槃像說”認為此龕主像非“涅槃圖”,而是釋迦涅槃前,前往波婆城,吃了鐵匠之子純陀供獻的旃檀樹耳中毒,讓隨行弟子阿難以袈裟鋪于芒果林,左臥休息的場景。檢索經文確有此小憩記載但并無左臥描寫的原文,左臥的描述為近現代翻譯的白話文佛傳故事中才偶有表述。且若真為展現這一場面,是要傳達何種教義給信眾?也與整龕造像的其他人物和情節無法匹配。

  “依山就勢說”:認為是受地理環境所限,巖質和山勢走向制約,導致臥佛左刻。

  臥佛所在巖體石質確以頭部處最佳,足部到侍者處有一大的巖體裂隙,今日看到的臥佛兩腿間縫隙原為天然所致,非人工雕刻。工匠考慮到承重,在中間塞有小石塊支撐,侍者腰部和臥佛袈裟處巖體也有多處破損,工匠是用石料填塞后再進行雕刻的。

  但單一的石質原因就要違背造像儀軌?安岳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石料,在臥佛院周圍多有此類億萬年前的古海沉積形成的灰砂石巨形崖面。如此耗費時間精力的超級工程必定不缺虔誠嚴謹的高僧大德參與,如非有特別教義絕不會因小失大本末倒置。

  唐代是臥佛造像的黃金成熟期,莫高窟繪塑多鋪臥佛,河北宣霧山也刻出一5米臥佛(70年代已毀),且臥佛院經洞內就刻有《大般涅槃經》,經驗豐富的專業造像團隊不可能不知“佛祖涅槃獅子臥,頭西腳東”這入門級的造像法則,如此浩大的工程不可能不經嚴密論證,也絕非一人就能拍板決定。那么,這尊左臥巨像到底要表達何種思想?

  2、臥佛院究竟為何人所建?為何突然停工?

  這樣一座超級大寺,除安岳清代縣志簡單一句記載、經窟內的幾則供養題記外,再未給后人留下關于寺院信息的蛛絲馬跡。甚至至今連初創時的寺名都無從知曉。學者們只在81號窟中1103 年所刻的宋碑中才了解到此地宋時叫“光通里”,當時隸屬“劍南梓州路普州安岳縣廣德鄉”,宋名 “臥佛院”。

  以現存的55個經龕推算,若按營建者最初計劃全部刻完,將超200萬字,基本囊括了唐開元前的所有經卷。     

  如今,這40個空無一字或已具雛形的經洞,像一個個問號與蔓草殘煙為伴:是誰出資并規劃營建了這一偉大工程?宏大的刻經工程為何突然戛然而止?大部分經卷鐫刻大半后為何放棄?在神都洛陽和全國其他省份均大建以“生”為主題的彌勒大佛時,為何要以“涅槃”這樣以“死”這個中國人忌諱的主題在此地建寺開窟,為何東都的皇家寺院經文不刻于龍門要運到千里之外的蜀中鐫刻?安岳臥佛院所藏的大敬愛寺皇家紙質經書又流向何處?龐大的刻經團隊之后又去了哪里?……唯一可確定的是:臥佛院后,在中國大地上再未有過這樣大規模的石窟刻經工程了。

  3、臥佛院地下埋藏巨型寺院遺址?

  據81號窟宋碑《誡誓賊盜火燭除邪崇神碑》記載和安岳其他石窟寺遺址發掘情況,如2016年四川十大考古發現之一的安岳毗盧寺發掘的宋明疊壓三進落寺院基址推測,臥佛院還應建有極其宏大的土木寺院建筑,如今裸露的臥佛曾在唐宋兩度建有雄偉的臥佛樓,但經千年風雨變遷,這些鱗次櫛比、層臺累榭的建筑早已華屋山丘,在其長達1公里的寺院遺址地下應還埋藏著唐宋時大型佛像、構建、殘碑。

  2011年6月,在臥佛院環境整治工程施工過程中,偶然發現了臥佛窟前??蚕侣裼泄排P佛殿遺址。經2個多月的考古發掘,發掘出一座明代大殿基址,并出土近百件歷代圓雕造像,跨度從唐到明,其中一件唐代佛頭就重達百斤,據調查,之前當地農民在臥佛前的水田耕作時,還曾出土過巨型經幢和石塔等物。

  臥佛院的真實情況缺乏基本的文字資料支持,唐宋元明時期的安岳縣志均已不存,唯有寄望于深埋地下的碑石等遺物才能探明此處的諸多謎團。有待今后國家對臥佛院區域進行完整的科學考古勘探發掘,圍繞在這天下第一臥佛的神秘唐代寺院中的種種疑云也許終將大白于天下。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