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甫帖》的一些科學辨證問題(圖)(5)

2014年07月02日 10:57   新浪收藏  收藏本文     

  其實《功甫帖》爭議中的重要誤失完全為張公說中:“我看到多少人,當然也包括我自己,鑒定工作上發生錯誤時,必定是脫離了、違反了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把大小不配的殘印強湊為“義陽世家”印是“違反辯證唯物主義”一例,忽略鮑氏家藏盡毀是“違反歷史唯物主義”一例。張公自承亦有犯同病,這是資深科學家的度量,令人景仰。廿七歲時(1940年)所見是否拍品根本無須爭論,日記中隨意一言,難道下半生不能改觀?據鄭重《謝稚柳》記述,謝公七十九歲時(1988年)相信董源有五件真跡存世,八十三歲后自言有新看法,可見廣受尊崇的大師絕不會固步自封,把張公日記斷章取義用作論據,又“違反辯證唯物主義”一例!拔ㄎ镏髁x”就是只看真憑實據,按“科學方法”作分析比較,張公本人會采納為據嗎?啟功譽其“不為古書畫大名頭所震懾,堅持冷靜地、客觀地分析研究”,這才是后人該尊敬學習的態度。

  結語:藝術不離真科學

  不論中外,公開批評私人藏品的事一般不會發生,除了侵犯隱私外還會打擊個人財產名譽,所以拍賣行對買賣雙方身份一般都保密!豆Ωμ吩谂馁u后當天媒體即已大事宣揚國寶回流盛事,將在美術館公開展出,在這情況下作品的疑點曝光,負面評論自必也受同等關注,原因正如采訪員報道解釋,“在美術館里起到美術教育普及的功能,作品是真是偽,關乎大事,欺世之作若登堂惑人耳目,貽笑后人”,“如若偽品能披著真品的外衣,堂而皇之地入境并享受到相關政策,將為日后的文物回流工作埋下無窮后患”,上博專家“公開研究結論,以正視聽”,自是為民服務工作上應有的責任,物主劉益謙君態度開明,一再表示“我最想聽到看到的是專家學者對《功甫帖》真正的學術性評判,……我作為一名民間收藏家和兩家大型私立美術館創辦人的認識水平和公益熱情,大家可以隨便評判……”,“水平有高低、眼界有高下、功力有深淺,只要是心平氣和的表達,就不會引起誤讀與誤解”。館中陳列雙方不同觀點的資料,也的確實現了創館作“藝術品研究、……藝術培訓”的理想,雖然耗資八百多萬美元,不管結論如何,輿論意見是“《功甫帖》真偽之辯讓上海的龍美術館高調進入公眾視野”,“如果拿錢做廣告,也超過此價,同時此帖更帶動了劉先生的知名度,在文物界創造了一個奇跡!睆陌肽陙砻襟w史無前例地報道,可見對文化知識的推廣和水準的提升,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短期內雖有不少意氣爭執,公私營美術館目標相同,三十年后回首,相信會發覺這是一個前進的轉折點,對文化的貢獻是不能以金錢量度的。張公言:“既想知真,必須知假”,拍品永存,不但是后人學習的重要樣本,也是富有紀念意義的里程碑。

  筆者身居海外數十年,去年9月在紐約蘇富比拍賣預展時見到《功甫帖》,當時直覺墨色奇怪,不明所以,圖②葉恭綽行書詩軸為同場拍品,墨彩遠勝,極為明顯。后悉《功甫帖》為《安刻》作品之一,更增疑惑,因為去年初考查柯九思名作《上京宮詞》,知此卷亦為《安刻》作品,母本相信已隨其他鮑氏家藏毀沒,所藏《功甫帖》存世希望頗微,一考慮科學原理就明白墨色毛病,符合摹寫特征。今年1月又見朱紹良君文中將四半殘印湊合成兩對,甚為不解,“義陽世家”印看拍賣圖目封面已足察左右大小不配,無須比對,“圖耤”兩半印同歪兩次的或然率微乎其微,2月收到朋友轉遞來北京招待會發布高清圖片,墨色毛病更明,蛀洞甚不合理,歪印竟有割植痕跡,客觀證據至此已足證為偽。3月底再悉翁氏著錄藏印八方不對,即江翁二印必偽無疑,單此亦足證偽。不期4月收到《藝術新聞》3月號,轉載林霄君在網上自行發布文章,主編在布告欄大字標題宣布拍品“為蘇軾真跡”,“絕對不是雙鉤填廓,有了科學證據”。其實在網上流傳的“假科學”多不勝數,由新方治癌至推翻量子力學,無奇不有,任何真科學家都經常收到同類“垃圾郵件”,見怪不怪,從不理會,報章雜志的記者編輯也不會上當,即若有意報道必先調查發訊人資歷,再向附近大學或研究所請教對證,否則以訛傳訛是必然的。筆者大半生從事科學教育和研究工作,紙張透光原理是大學物理初級教材,數碼圖像的處理技巧是研究小組內學生常用的,紙張吸墨原理有幾個學生的論文都涉及,成果在美歐亞洲都曾多次應邀演講,近年退休后才有暇吸收些藝文知識,湊巧去年因考查《陸繼善重摹唐本蘭亭序》而認識到“雙鉤填廓”一詞,林君的透視圖像是偽摹實據,竟顛倒用來證真,可見文物考證不能脫離科學。一時有感,將數月來所見有關《功甫帖》資料集合整理,草稿自存,無意卷入漩渦,近日因見故宮研究員楊丹霞君發表意見才改變了初衷。

  楊君言:“凡是見過蘇軾真跡的人、對宋代書法有研究的人、練過幾年毛筆字的人,只要他眼睛沒毛病,平心靜氣、不帶私心雜念來看這件《功甫帖》,其結論與我沒什么不同!@類假貨不是可以靠嘴硬、人多、嗓門大、不停地說,打群架式的所謂‘學術研究’,或者打著所謂‘科學’旗號的儀器檢測就能指鹿為馬、讓人信服的!逼鋵嵐P者對宋代書法從未研究,也未見過蘇軾真跡,只對科學檢測和背后理論熟識,結論與楊君無異。楊言“打著所謂‘科學’旗號”,顯然懷疑內有乾坤,卻又無力破解,令人深感中西鑒定科學水平之別。大學生寫藝術論文各抒己見,東抄西襲也不會得零分,物理習題若學生把厚度與透光度混淆必定得零分,因為連基本定義也不懂,答題起步就錯,豈能得分?基本科學有如各人飲水同源,即使冷暖感覺不同,有溫度計顯示水源讀數,視乎精準情度,活動空間有限,“指鹿為馬”是絕不可能的。但若一學生不知溫度為何物,手感一鍋熱水燙手甚于一滴熱水,不讀書就會以為由體積大小可推測溫度了,說服其他無知學生也不難,互傳互證,信心十足,考試就全部零分了,這類情況常有,但批卷人是理科老師,不是文科老師。

  楊君言中“見過蘇軾真跡的人、對宋代書法有研究的人、練過幾年毛筆字的人”,就是把個人經驗作了量度比較標準,正是問題的核心,每人經驗、知識、能力不同,當然不會有共同比對標準。大部分寫過毛筆字的人摹帖見慣自己的墨色與拍品相若,買本《宋代書法》看看也算研究過,逛逛博物館也算見過蘇書真跡,聞徐公稱此帖“極為神采”,“真跡無疑”,業內商家響應者眾,在這情況下,無深入知識的群眾受影響是當然的,絕大多數人并無“私心雜念”,關注出于對文化的興趣和求知欲,只是水平遠在上博故宮專家之下。專家明知“所謂科學……指鹿為馬”而束手無策,暴露了一個系統危機:若“假科學”可用來顛倒黑白,“貽笑后人”是小事,標準全失,假貨與國寶也不能辨,文化何存?這才是大問題!凹倏茖W”經媒體的“播音筒”轉播,愈傳愈響亮,擾攘半年,信以為真者不少,不信者對真科學也失信心。

  要在互聯網上杜絕“假科學”是不可能的,但要避免同樣事件鬧大并不難,正規媒體與藝文機構必須設立防線,與附近科學研究所或大學部門建立協商咨詢關系,有疑問幾個電話電郵就可澄清了。不懂書畫的真科學家看到“南蟲北蟲”之說都會亮紅燈,由紙厚估計透光度是任何物理教授一見即知謬誤,即使不諳文章內容也可一查作者資歷,只要有英文姓名和曾經附屬機構,由 Google Scholar 網頁就能查出可有著作在正規期刊發表過,也可看出是研究主腦教授還是助手學生,無所遁形。筆者對網上“假科學”素不理會,因為有志學生必爭取在正規學術期刊揚名,畢業有成后又豈會降格在網上發表研究?有些名望的真科學家都不屑一顧。藝術文化評論,由古代書畫到現代電影音樂,人各有見,讀者有興趣就可發表廣播了,科學是必須驗真的。媒體能明此理,不為作“播音筒”,“假科學”就其怪自敗,不能荼毒文化了。

  除了對外防范“假科學”侵入,藝文機構也當對內鞏固真科學,應用科學知識和技術把各種資料作系統化整理,建立公共的檢測比對標準,有如科學家建造一套測量儀器,這就是半世紀前張公指示的路向:“以科學的方法來分析……打下比較有據的材料基礎”,與今日西方鑒定文物的路線不謀而合,此所謂高瞻遠矚,令人嘆服。

  “假科學”以魚目混珠,真科學辨魚目以保珍珠,張公真言:“科學的真理,真是‘不可須臾離也’的”,謹此以志。

  說明

  筆者與紐約蘇富比公司及上海博物館書畫部人員均認識,于6月18日直接傳達全文,征求雙方意見,希望若有異議可私下討論解決,并請蘇富比方面轉遞劉益謙君。另又邀請張子寧君任“和平觀察人”,可對所有電郵通訊見證。6月24日紐約蘇富比書畫部回應維持前已發表的立場,到目前為止未再對任何正反言論置評,不能代為轉達劉君,對本文發表方式無意見,將來有需要可再發言或交流。上博書畫部凌君回應認為論述清晰、有理,并無異議。張子寧君對文章提供了寶貴意見,謹此致謝。

  筆者不認識劉君,未能事先直接溝通,謹此致歉。任何行業有競爭才有進步,獨力創立美術館,自由發展,不受掣肘,能人所不能,前途無限。例如張公《木雁齋筆記》五十年來未有人好好整理排版加插圖片刊行,故宮繪畫館創辦人如此巨著,只在舊書網賣影印手稿縮本,這種工作的教育意義非任何一件藏品可比,事成功德無量,人人感謝,《功甫帖》真偽何足介懷?

  (作者系美國麻州大學安城分校物理學學者。其父王南屏與張蔥玉、謝稚柳交往頗多,曾收藏蘇軾《題王詵詩詞帖》、米友仁《瀟湘奇觀圖卷》等。本文注釋未收錄。)

    來源:東方早報藝術評論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