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甫帖》的一些科學辨證問題(圖)(2)

2014年07月02日 10:57   新浪收藏  收藏本文     

  圖③四字取自《題王詵詩帖》精細圖像,數年前得北京故宮提供,只要把電腦顯示屏光度和視線角度調正,“公”字一筆內墨色層次也可以看到,另三字筆間字間深淺變化更容易識別,但在故宮出版的畫冊中則不易辨,深淺色澤層次失準是畫冊一大弱點,影像多經一重處理程序就多一分失真,印刷品光暗比例大約只到百比一,攝影機和顯示屏則可到千比一,但仍不如人眼靈敏。在陽光下拍照,人面上陰影在打印照片中烏黑不辨,但當場眼看清晰,就是此故。

④“蘇”字,取自《題王詵詩帖》(左),取自北京招待會發布的《功甫帖》(中)與透視影像(右)④“蘇”字,取自《題王詵詩帖》(左),取自北京招待會發布的《功甫帖》(中)與透視影像(右)

  圖④左方“蘇”字亦取自《題王詵詩帖》,右上角短撇盡處提筆墨薄可見紙紋,“禾”部末筆作長點回收,兩端墨色稍薄于收筆余墨處。字內各筆亦有深淺差別,例如“魚”部細筆長劃色澤最淡,粗撇由濃變淡。同圖中,右是北京招待會發布的《功甫帖》“蘇”字圖像,攝影機性能比故宮更高,但同大正影和透視都難察一筆內變化,且全文九字一律深黑,顯示吸墨飽滿,卻又甚少散化,明白上述科學原理就知道書寫時速度必又穩又慢,筆亦小心保持狹窄干濕范圍。幼時摹帖學字就是這樣,為求形似,必逐筆緩寫,每筆只蘸一點墨,不干不化,用透光照視也沒多少墨色變化,蘇軾行書可會有此寫法?

⑤透視影像在兩筆相交處墨色色澤變化最大,如“甫”字(左為正影,中為透視影像),右為許漢卿在拍品裱邊題“坡僊”二字,墨色變化也相當清晰。 、萃敢曈跋裨趦晒P相交處墨色色澤變化最大,如“甫”字(左為正影,中為透視影像),右為許漢卿在拍品裱邊題“坡僊”二字,墨色變化也相當清晰。

  林君文中的透視影像色澤變化最大是在兩筆相交處墨色最深,圖⑤“甫”字最為明顯,橫劃直豎深淺相約,即墨的濃度一致,交筆處最多亦不至加倍,因為一筆后毛孔已大部分填了墨,第二筆吸墨量必少于第一筆,以此為量度標準就知道沒交筆的地方墨的濃度變化不到一倍,亦即快慢輕重變化微弱,要放大多倍才能見,寫篆書求穩,但行書講究兔起鶻落的動感,墨色變化豈能像篆書呢?圖⑤中“坡僊”二字為許漢卿在拍品裱邊題字,墨色變化也相當清晰。若用墨極濃,色澤變化可以難察,因為墨最薄處或已烏不透光,這種情況在年代不遠的作品中有見,但交筆處墨厚亦當不能更黑。

⑥六字取自網上流傳圖像,上排三字是蘇軾《天際烏云帖》。下左出自黃庭堅《松風閣詩》及米芾墨帖。每字大小與書寫材料皆異,真偽勿論,在質素不高的影像中墨色變化仍甚易見。 、蘖秩∽跃W上流傳圖像,上排三字是蘇軾《天際烏云帖》。下左出自黃庭堅《松風閣詩》及米芾墨帖。每字大小與書寫材料皆異,真偽勿論,在質素不高的影像中墨色變化仍甚易見。

  宋元作品每次重裝淹水,自必減損墨色,一般不用背光透視也可見到自然變化,高水平舊偽亦然! D⑥六字特意取網上流傳質素參差圖像,上排三字是蘇軾《天際烏云帖》,為翁方綱所寶,真實性有爭議,徐公定為偽。下左是黃庭堅大字《松風閣詩》,中是米芾小字《太后挽詞》,右是米書絹本《蜀素帖》,與《題王詵詩帖》同列為國寶級作品,每字大小與書寫材料皆異,真偽勿論,在質素不高的影像中墨色變化仍甚易見。

  林文稱“如果會寫字的讀者愿意嘗試,用較不吸墨的紙,再用淡墨臨摹《功甫帖》,會發現墨跡的濃淡部位與下面的背光照一致”,但問題不在濃淡部位而是在變化強弱有無大家行書的動感。中國書畫歷來講求氣韻,意思是結構組織連貫如一氣呵成,色澤變化出于落筆輕重徐疾,有如音樂韻律。一般人臨摹只能追求靜態形似,墨色動態是最難模仿的,即使不習書法的人看圖②的一個“柏”字也能想象。所以“形體相似、氣韻不暢”是一般臨摹的跡象,逐筆緩寫,筆勢不連貫、無節奏,墨色自必呆滯,視覺上“缺乏立體感”,有如學彈琴功力未夠就會斷斷續續,強弱和節拍不對,不學音樂的人也能聽出。

a⑦左起首為朱紹良君文中提供的“義陽”“世家”兩半印,取自北宋徐鉉《私誠帖》,但左右二半的位置和角度沒對準,第二圖把左半右扭2°右半左扭1°,上緣對齊,左右緣垂直,橫劃平行,大致還回原貎!傲x”字的七橫劃有如量尺上的刻度,可以測量同印“世”字兩長劃位置:上劃稍低于“義”字第一橫,下劃在“義”字第六、七橫間,在“家”字頂點加一黑橫線對正第七橫。圖7右半二圖是拍品殘印三字,取自劉益謙北京招待會發布PPT文檔同頁,一圖將“世家”、“義”直列,另一作橫排如宋印,各圖相對大小已調節至“世”字同大,但橫直排列二圖中“義”字竟大小不同。

  拍品九字若為偽摹,本紙上的收藏印亦必有弊,所以正反兩方對各清朝大家藏印爭論熱烈,但這些印章年代已在原作后六七百年,不論真偽,說服力也不大,況且流傳廣泛,摹制也不難,最重要的仍是最早期的四半殘印。正方相信帖右緣“世家”半印與左下角殘印同來自一宋代“義陽世家”藏印,這是可以用簡單技巧辨別的。圖⑦左起首為朱紹良君文中提供的“義陽”“世家”兩半印,取自北宋徐鉉《私誠帖》,但左右二半的位置和角度沒對準,第二圖把左半右扭2°右半左扭1°,上緣對齊,左右緣垂直,橫劃平行,大致還回原貎!傲x”字的七橫劃有如量尺上的刻度,可以測量同印“世”字兩長劃位置:上劃稍低于“義”字第一橫,下劃在“義”字第六、七橫間,在“家”字頂點加一黑橫線對正第七橫。圖7右半二圖是拍品殘印三字,取自北京招待會發布PPT文檔同頁,一圖將“世家”、“義”直列,另一作橫排如宋印,各圖相對大小已調節至“世”字同大,但橫直排列二圖中“義”字竟大小不同。比對拍賣圖目封面可確定拍品“義”字符合橫排圖,寬于直列圖。連宋印三“義”字各取“羊”頭直掛而下,顯示拍品“義”字比宋印及直列“義”字縱橫均超出20%,與“世家”半印不能對合:拍品“義”字第六、七橫雖已損,仍可見“世”字上橫稍低于第一橫,在“家”字頂加黑橫線只大約對到第六橫,不可能如宋印對到第七橫。按翁方綱描述:“后下角一印白文,似極大之印,只露右上一角,似‘義’字”,作偽者或以宋印為藍本將“義”字放大,以求符合。不知何故,北京招待會圖片將之縮回,又列在“世家”下,不察者會誤以為二殘印等寬對合如“義陽世家”印,其實絕無可能:超出20%不符翁氏“似極大之印”的形容,若置列“世家”半印下,差別有如圖⑦右直掛三“羊”頭,人人可見。

⑧“圖耤”兩半印都鈐歪(最上),把印扭轉7°才見四邊平正(上數第二)。透視影像(最下)見帖左緣半印部位上、中、下三處光度特暗,顯示加了補紙補漿,或落漿糊特重,正影圖像(倒數第二)隱約見一垂直細線有如接紙縫,右方橫紙紋至此線而止,線左紙紋難辨。 、唷皥D耤”兩半印都鈐歪(最上),把印扭轉7°才見四邊平正(上數第二)。透視影像(最下)見帖左緣半印部位上、中、下三處光度特暗,顯示加了補紙補漿,或落漿糊特重,正影圖像(倒數第二)隱約見一垂直細線有如接紙縫,右方橫紙紋至此線而止,線左紙紋難辨。

  另兩方殘印在左右紙邊,真偽亦有所爭論,但一致認同兩半印源出一印,合并可略辨印文為“圖耤”二字。奇怪的是兩半印都鈐歪,圖⑧中把印扭轉7°才見四邊平正,書畫鈐印略歪一兩度很普遍,例如圖⑦中“義陽”半印歪2°“世家”半印歪1°,這是正常的范圍,但鮮見有歪至7°的,前后兩次斜度相同就更不尋常了,同歪7°而完全對合的兩半印有多少他例?北京招待會發布圖像提供了一些線索。

  圖⑧透視影像見帖左緣半印部位上、中、下三處光度特暗,顯示加了補紙補漿,或落糨糊特重,正影圖像隱約見一垂直細線有如接紙縫,右方橫紙紋至此線而止,線左紙紋難辨。最簡單的解釋是作偽者所用舊紙右方原有全印,割去一半移接到左邊,只在割口損失一狹條。當然一切全屬偶合亦有可能,但可能性會有多少?一千個騎縫印有幾個會打歪7°?何況連續兩次斜度相同、兩半完全對合而無半分重疊?這種古怪的反,F象往往是作偽者故意留下的標記,如無特別原因,不能輕信。

⑨把透視影像(下)作簡單電腦處理,消滅所有字印,再把光洞變成黑點(上),清楚看到二紙間洞形和位置全不對應。 、岚淹敢曈跋(下)作簡單電腦處理,消滅所有字印,再把光洞變成黑點(上),清楚看到二紙間洞形和位置全不對應。

  拍品本紙上的反,F象除印章之外還包括紙上大量的圓形小洞,圖⑨透視影像顯示旁配翁題一紙圓洞更多,總數過百,翁題于1790年而許漢卿重裝于1953年,所以二紙上這些破洞產生于此期間,年代不算久遠,產生原因不詳,在近兩百年的作品中鮮見。一般書畫紙張破洞岀于蟲蛀,但蟲蛀由外入內,穿越多紙,連接兩頁的洞形和位置必有若干對應關聯,翁題一紙許漢卿稱“副頁”,李佐賢稱“后另頁”,所以與蘇帖可以是一開兩頁或同冊中的連接二開,圖⑨把透視影像作簡單電腦處理,消滅所有字印,再把光洞變成黑點,清楚看到二紙間洞形和位置全不對應,蛀蟲豈能只蝕穿蘇帖三層舊紙而無一洞穿到對頁或后頁的翁題呢?同紙內每洞孤立,蛀蟲又如何爬到紙中過百不相連之處?林霄君對這些破洞作了非常奇妙的解釋,稱南方蟲蛀橫向的長洞,北方蟲鉆圓洞,但未說明“北蟲”“南蟲”是什么蟲,每洞孤立如何行動蔓延繁殖?蛀蝕如何能分辨上下左右或長形圓形?這些神化之說作者沒提供科學根據,讀者可不必理會。常人憑直覺作簡單推測,這些破洞可以理解是作偽者把紙張做舊惑人的手法,例如噴一些酸液把紙張腐蝕,或噴糖水招引蟲蟻咬食,小水點在空中自成球形,落到紙上自然近圓形,而且大小相約,如舊日熨衣服用噴水器,水點落到衣上也有同樣特征。

  何謂科學辨證?

  近代書畫鑒定專家中最廣為人所欽服者莫過于張珩(1914-1963),他在《怎樣鑒定書畫》一文中首段就開宗明義地強調“以科學的方法來分析……打下比較有據的材料基礎”。全文中心是要先明白各種風格規律,然后按規律而定真偽。這固然是科學方法的基本原則,不論是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主旨就是從復雜的現象中找岀簡單的規律,然后這些規律就可以應用來分析理解其他現象,凡見不符合規律的情況都須質疑,這是研究科學必須具備的態度和精神。但還有其他較為專門的重要科學原則是常為人誤解的,例如一般人聽見“科學分析”會以為必是黑白分明的程序,其實科學判斷的基礎是數學或然率,亦即估計可能性,證據的強弱按可能性高低而定,在許多情況下規律也是模糊約略的,有時因資料有限而不能確定規律,有時規律本身就不是絕對性的。例如人每天睡覺是常規,但亦有時會違例不眠,所謂常規只是指“最可能”發生的情況。醫生診病是一個最普通的實例,所謂病征就是不符合正常健康規律,每一病征可以由不同病源引起,診斷要綜合所有病征作最大可能性的估計,并不保證正確,往往在初步診斷后試用一些藥物或加做一些化驗,視乎結果而修改原來的診斷,背后原理就是資料愈多估計就愈準確,在任何階段,最大可能性的診斷就是最簡單的解釋。換言之,病人若有十個病征,若能以一個病源解釋,就是最簡單的診斷,也是最可能的毛病了。若作多個病源解釋,即病人要同時患上幾個病,可能性當然必低于只患一病。法庭判案也是基于這原則,被告人的行動若有一兩項不符合平日習慣,不足為奇,但如有十項異常行動與罪行吻合,就是極強的證據了,任何習慣可以偶然破例,但同時破例十項就難像是出于偶然了,辨析書畫真偽的基本原理亦不外如是。

  在前文所列五項疑點中,三項屬于違反常規一類:

  1.行書落筆有快慢輕重,墨色變化隨而有自然規律,宋元舊作墨色褪落尤為易見,拍品上翁方綱及許漢卿題字也甚易見,《功甫帖》九字反而難察是反,F象;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