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濤訴楊丹霞案開庭 功甫帖事件風波再起

2014年05月27日 10:34   東方早報藝術評論  收藏本文     

藏家劉益謙高價購得的《功甫帖》,被上博三位專家指出為贗品。 藏家劉益謙高價購得的《功甫帖》,被上博三位專家指出為贗品。

  拍賣師季濤訴楊丹霞侵犯名譽權案昨開庭

  ■ 6月19日再次開庭

  “開門假”:古玩行術語,指某一件東西是低仿品假貨,“一眼就能看出的傻瓜級別的假”。

  昨日下午,拍賣師季濤訴故宮博物院書畫部研究員楊丹霞案在北京朝陽法院奧運村法庭開庭,法庭并未當場宣判,將于6月19日再次開庭。

  楊丹霞昨日通過律師發表聲明,介紹自己與《功甫帖》藏家劉益謙并非如其所說般沒接觸,在其競拍《功甫帖》之前,她已轉達看假意見,而在上博專家發表質疑文章后,劉益謙曾請她寫質疑文章被拒絕。她之所以以微博小號斥責季濤,正是答應劉益謙不以故宮專家身份說話,但面對謠言希望說明事實的做法。

  季濤索賠3065元

  該案可看作自去年以來便聚訟不已的“《功甫帖》事件”的再度升級。去年藏家劉益謙購得《功甫帖》后,上博三位專家撰文稱假,引發了一系列討論,至今無定論。

  季濤,注冊拍賣師,天問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此事件中曾發表多篇博客,對上博三位專家的說法,認為“政府有必要進一步強調和規定博物館專家的職責,禁止專家到企業兼職;不許可以博物館專家身份在市場上做鑒定和評估;出席在電視節目中的官方文物專家們應該多講文物歷史知識,避談真偽和價格”。

  在去年12月25日的博文《上海博物館三位專家為啥要質疑〈功甫帖〉真偽?》中,季濤甚至以張蔥玉與徐邦達為例,將之上升為:“故宮書畫鑒定權威與上海博物館鑒定專家之間的分歧便一覽無余地展現在社會面前!”并稱:“說實在的,北宋的作品,誰也沒親見蘇東坡寫,真偽本來已經不是百分之百那么重要!

  現為故宮博物院書畫部研究員的楊丹霞,于今年1月11日在新浪微博注冊小號“Mr讓阿讓”,以個人身份多次批評“土豪收藏家”與其“乏走狗”們,其中不乏“季走狗”(狗為iPhone輸入的圖形符號)的說法。

  因此,季濤方面認為楊丹霞具有主觀故意,侵犯了季濤的名譽權,影響了他人對季濤的社會評價,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要求法院判令楊丹霞立即停止對季濤的侵害行為,刪除新浪微博上針對季濤的侵權言論;在新浪微博首頁上發表向季濤的道歉函;賠償季濤經濟損失3065元并承擔訴訟費用。

  相對法律事件

  更像語言問題

  “此案相對法律事件,更像是語言使用的問題。訴辯雙方最后的核心變成了‘走狗’一詞是不是侮辱誹謗!北桓媛蓭煾呙飨蛟鐖笥浾呓榻B。高明認為,原告并沒有舉證其確有名譽受到損害的事實,而“Mr讓阿讓”,作為受關注度甚少的新用戶,其言論之所以受到關注,是因為原告自己的宣傳造勢。

  “‘Mr讓阿讓所用的博客表達,很多都有出處典故。如讓原告介懷并作為起訴依據的‘資本家的乏走狗’‘狂吠’,語出魯迅先生的文章,這是入選中學教材的;《毛澤東選集》里也有‘大土豪、大劣紳、大軍閥、大官僚、大買辦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我們可以認為這種批評的語言是被官方所認可的,不能構成侮辱!

  高明指出,原告在其博客、微博中轉發此案的相關信息,對于支持自己而貶低楊丹霞的回復,原告均表示了肯定、贊同和認可,但這類回復所用的語言口氣尺度與情緒,與楊丹霞批評原告的如出一轍!耙粋人判斷和接受語言的標準應該是一致和一貫的。同樣的語言,罵楊丹霞時原告拍手稱快、點贊叫好,甚至轉載發布;罵自己時便惱羞成怒,稱自己名譽權被侵害求助于法律,既沒有道理,也不光彩!

  高明認為,原告并未舉證證明其名譽確有被損害的事實,并且事實上原告的名譽沒有受到被告行為的實際損害;被告微博的言論在正常的批評范圍內,被告的行為不具有違法性;被告有此行為乃事出有因,批評原告是基于其作為文博界專家的責任和道德使命,在主觀上沒有過錯。請求反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故宮專家曾看“開門假”

  昨日,楊丹霞通過律師發布說明。在說明中,她感謝了季濤,“是他的起訴打破了我對劉益謙承諾不公開表態的魔咒”,“讓我把所知的這件事的前因后果,有機會跟大家說清楚,也借機讓公眾能夠了解,到底是誰,一直在撒謊”。

  今年4月27日,劉益謙在應《成都商報》之邀的一次講演時,多次提到楊丹霞“這么多天穿著馬甲到處罵”。在讀者提問如何看待季濤訴楊丹霞案時,劉益謙回答:“我和她沒有接觸多少次,她是故宮研究員,雖然比我小兩歲,但平時主要是講話,我估計可能是不是平時我沒有注意這種怨恨的眼神,哀怨的眼神,可能是她由愛生恨,她甚至看到我背影她還會唱‘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她可能是這樣!

  此前藏家顏明曾發致劉益謙的公開信,稱《功甫帖》拍賣前曾幫劉益謙咨詢故宮和上博專家意見,并轉達了專家一致看假的意見。而楊丹霞的說明中也提到在拍賣前,她已通過顏明轉告劉益謙“不看真”,也與其顧問朱紹良多次表示疑點較多應當慎重!胺彩且娺^蘇軾真跡的人、對宋代書法有研究的人、練過幾年毛筆字的人,只要他的眼睛沒毛病,平心靜氣、不帶私心雜念來看這件《功甫帖》,其結論與我沒什么不同!

  至于兩人的接觸是否真如劉益謙所說的那么少,楊丹霞在說明中提到,上博專家文章發表后,劉益謙在今年元旦中午打了一個3700多秒的電話給她:“你說我怎么辦呢楊老師?”楊丹霞建議退貨,而劉益謙堅持:“不能退呀!我這個《功甫帖》買回來……交了進關的錢,我現在退,怎么退呀?”并建議將《功甫帖》送來,讓楊丹霞寫一篇質疑上博專家的論文,被楊丹霞所拒絕,“因為《功甫帖》是開門假(低仿)的東西”。

  答應劉益謙不以故宮專家

  身份發言而注冊小號

  相對劉益謙在成都評論楊丹霞用馬甲發言“整個人格都分裂了”,楊丹霞的解釋是,正是因為劉益謙元旦那個電話,因為劉“啰嗦不停讓我為他寫文章”,鬧得她與家人聚會的午飯都沒吃成。她答應劉益謙雖不寫文章,但也不在公開場合以“故宮楊丹霞”身份說《功甫帖》的不是。

  但隨著事件發展,“網上陸續出現了李路平、季濤、朱紹良等人捏造、轉發上博曾藏《功甫帖》、鐘銀蘭老師故意說假的謠言”,“除了抹黑上博,有人企圖將這種惡劣手段用到故宮”,楊丹霞認為“某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定要說這件《功甫帖》就是真蘇軾,也不關我事;但造謠可恥、可惡,必須要有人揭穿他們”。

  化名注冊,在楊丹霞看來,“是答應劉益謙不公開以故宮專家的身份表態之后,我唯一能如實表達自己觀點,并控制在最小范圍內的方法”,“只是針對那些因《功甫帖》抹黑造謠的人和事,并希望只限于這個范圍”,“但現在,我的好意似乎被解讀、歪曲成道德敗壞地穿馬甲罵人了!

  楊丹霞解釋,自己斥責季濤的最初起因,是季濤稱《功甫帖》是上博舊藏,“上博惹的禍要全國人民來收拾”等“故意抹黑”的行為。對于季濤提出的“強調和規定博物館專家的職責”等論調,楊丹霞認為,此前許多博物館專家在市場中發聲并沒有被季濤等所反對,只是這次,因為犯了“博物館的專家只能對市場上的東西說真、說好,不能說假、說不好”的大忌,因此才被“抹黑搞臭”。

  “我的言行,非為一己之私,就像《悲慘世界》里的讓阿讓,雖然承受了種種別人不理解乃至污蔑的苦難,但他仍能求大義、守大德,他救助了比他更悲慘的生靈,使正義得到伸張。這,才是我選擇這個文學人物為注冊名的初衷!睏畹は冀忉。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