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書法《功甫帖》被指偽本:成交價超5千萬

2013年12月21日 16:52   中國新聞網  

圖① 《安素軒石刻》中的蘇軾《功甫帖》拓本(左)、《功甫帖》鉤摹本(右) 圖① 《安素軒石刻》中的蘇軾《功甫帖》拓本(左)、《功甫帖》鉤摹本(右) 圖② 《詒晉齋法帖》《劉錫敕》拓本(左)、“柱下”《劉錫敕》鉤摹本(右) 圖② 《詒晉齋法帖》《劉錫敕》拓本(左)、“柱下”《劉錫敕》鉤摹本(右) 圖③ 翻拍自蘇富比拍賣圖冊,可見“軾”的勾不似自然運筆 樂夢融 攝 圖③ 翻拍自蘇富比拍賣圖冊,可見“軾”的勾不似自然運筆 樂夢融 攝

  今年9月在紐約蘇富比以822.9萬美元(約5037萬元人民幣)成交的蘇軾《功甫帖》已抵上海,計劃明年在上海龍美術館公開展出。不過昨天,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向本報記者透露了最新的研究成果,經過鑒定與考證,這件《功甫帖》是“雙鉤廓填”的偽本。

  發現鉤摹本出處

  近日,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員對利用“雙鉤廓填”之法制造贗品的畫史現象進行了深入的考證和研究,并以晚清李佐賢(1807-1876)《書畫鑒影》中著錄的《蘇米翰札合冊》中的蘇軾《劉錫敕》《功甫帖》兩件偽本作為重點案例典型!半p鉤廓填”又稱“雙鉤填墨”,在唐宋時主要用來保護原跡,臨摹學習,此法易于傳潘流行、到了刻帖成風的晚清,成了坊間作偽、制造書法贗品、欺世牟利的主要手段之一。

  三位研究員的主要依據是,通過考證,發現近期露面的《功甫帖》偽本鉤摹自晚清鮑漱芳(約1763-1807)輯刻的《安素軒石刻》(圖一),其制作時間,亦可定于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之間。

  凌利中向記者展示了《安素軒石刻》所收的蘇軾《功甫帖》拓本。對比可見,其書藝水平遠遠勝于蘇富比的《功甫帖》拍品!豆Ωμ吠乇痉炊^好地表現了蘇字逆入平出、無往不收、以藏鋒與中鋒為主的用筆特點,因此線條更顯飽滿圓厚、蘊藉豐腴,且起收、使轉等運筆過程交待更為明晰,頗具幾分蘇字之豪邁風神。而《功甫帖》拍品,其用筆居然以偏鋒為主,線條無不單薄枯梗,缺乏立體感,興味索然、寒磣,運筆亦不知所措,如鼠跡亂竄,一派傖父面目,如此書藝,謂與東坡無一毫沾邊。

  研究員指出,鉤摹本非出于自然書寫,故書法審美的諸多要素如墨韻神彩、節奏韻律等皆無從談起。細辨《功甫帖》鉤摹本,其中出現了大量非人工自然書寫而產生的石花、斑點、圭角、棱角狀等莫名甚至匪夷所思的運筆與筆觸。如“軾”字的勾(上提處),“謹”字收尾的橫均能看到紕漏——原本屬石刻、拓本自身局限與特點的細節,大都在《功甫帖》鉤摹本中盡量落實了。

對比圖對比圖
對比圖對比圖

  研究員們認為,書法是筆墨與紙張的關系,石刻則是刀、石關系;刻工有高下,拓本之好壞又涉及拓工、裝裱的名家與否?傊,諸多不確定因素的疊加造成了石刻及其拓本自身的局限與特點,即無法達到書家自然書寫時的渾然天成,比如“牽絲”、“飛白”等。此件《功甫帖》鉤摹本還是從石刻拓本中鉤摹出,而非原作鉤摹,書藝自然差之千里。

  鑒藏印、騎縫章露出破綻

  上博研究員還指出了若干《功甫帖》鉤摹作偽的旁證:從(圖①)可以看到,《功甫帖》鉤摹本右下有“世家”一印,翻刻自《安素軒石刻》所收的蘇軾《功甫帖》拓本。這本是一枚騎縫章,應與邊封接連。

  清代書畫名家翁方綱的書法存世較多,與這張拍品立軸上的翁氏書法差距甚遠;這件拍品是一件立軸,在翁方綱的題跋之下,可見明代著名鑒藏家項元汴的鑒藏印。但是,按照項元汴的收藏習慣,不可能不在《功甫帖》上留印。

  這件拍品“蘇軾謹奉別功甫奉議”九字之下,留有六方朱印,色澤相同。很難相信跨越百年、經手《功甫帖》的幾位藏家使用的印泥是一樣的。

  上博館員認為,鉤摹本中,除許漢卿鑒藏印為真外,其余明清題跋及鑒藏印皆偽,此屬坊間作偽者之慣用伎倆。且《功甫帖》鉤摹本也并非安岐舊藏的那件,更無李佐賢所言原為永瑆家藏且刻入《詒晉齋摹古帖》之史實。

對比圖對比圖

  鉤摹蘇字有先例

  鉤摹蘇東坡的書法早有先例,就在上博館藏藏品中,研究員找到了蘇軾《劉錫敕》偽本,作偽時間、作偽手法毫無二致。

  2001年,《米芾、蘇軾書翰合卷》由許漢卿之子許允恭先生無償捐贈予上海博物館,體現了許氏家族的愛國情懷。捐贈前,經鑒定,上博將卷中《道祖帖》定為米芾真跡,而《劉錫敕》系“蘇書偽”。之后,徐邦達先生在其《古書畫過眼要錄》中,亦將《道祖帖》作為米氏真跡,認為《劉錫敕》屬“明人偽本”。

  上博三位研究員經過考證,發現《劉錫敕》偽本鉤摹自乾隆十一子成親王永瑆(1752-1823)的《詒晉齋摹古帖》,其鉤摹制作時間為嘉慶十年(1805)至同治十年(1871)之間,并非“明人偽本”。經過研究,發現此偽本的鉤摹手法與《功甫帖》偽本竟如出一轍。晚清文人王端履(1814年進士)在當時已有指出:“近來市賈所售墨跡,多從法帖中雙鉤!

  經比對,《功甫帖》的鉤摹者于書學的理解十分有限,即便相同的依樣畫葫蘆,其“雙鉤廓填”技術與《劉錫敕》鉤摹者相較差距明顯,更加“如小兒描朱耳”(元人陳方語)。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露面《功甫帖》偽本百余年前就與《劉錫敕》在一起,民國時又同為許漢卿舊藏。

  最后,在研究中亦獲知,李佐賢所見的《蘇米翰札合冊》中四札有兩大來源:即米芾《道祖帖》(現藏上博)為鮑漱芳舊藏,《功甫帖》鉤摹本摹自鮑氏《安素軒石刻》,而鮑氏家藏蘇軾《功甫帖》原作則不知所終;米芾《章侯帖》(現藏上博)為永瑆舊藏,《劉錫敕》鉤摹本摹自《詒晉齋摹古帖》,永瑆家藏蘇軾《劉錫敕》真跡亦不知尚存人間否?

  又悉,上博三位研究員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的共同研究成果即將發表。

  采訪手記

  在今年9月19日紐約蘇富比開拍前,三位研究員研究了蘇富比的圖錄,凌利中在預展階段也看到了這件拍品,發現疑點諸多,并由此進行了細致考證。

  收藏者從拍賣場上競買哪一件藏品,花費多少價格、真品還是贗品,作為公共博物館的研究館員,本無必要插話。

  不過,在近期輿論宣傳中,媒體、專家和政府有關部門已有將這件拍品視作真品之勢,并有人吁請國家在關稅政策上開“綠燈”,以期更多流散在海外的重量級文物回歸。中國收藏家耗費財力和精力,力促海外文物回流的決心值得嘉許,但有一個前提要成立,文物必須是貨真價實的真品。如若偽品能披著真品的外衣,堂而皇之地入境并享受到相關政策,將為日后的文物回流工作埋下無窮后患。

  再者,據媒體報道,這件拍品計劃明年起在龍美術館浦西新館中以蘇軾《功甫帖》身份公開展出兩年,供市民參觀。私人收藏品鑒,以藏家滿足為上;但進入公共視野,在美術館里起到美術教育普及的功能,作品是真是偽,關乎大事:欺世之作若登堂,惑人耳目,貽笑后人。

  因此,上海博物館研究員利用專業優勢,恪守職業道德,在當下及時公開研究結論,以正視聽,非常非常必要。

    本報記者 樂夢融

  來源:新民晚報

分享到: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意見反饋 電話: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關閉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