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干草垛》的正確打開方式 光與影的流動變化

2021年09月26日 14:3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在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的一生中,1890年是至關重要的一年。這一年的11月,他買下了位于Giverny的房子,在此以前,他在那里租住了七年之久。那里的房產和花園經過莫奈的修整和擴充,成了他余生中創作的靈感來源。也是在這一年,這位印象派先驅著手創作《干草垛》(Stacks of Wheat)。

  雖然系列畫這一概念他已經思考多時,但是《干草垛》是他付諸行動的關鍵標志。此外,莫奈還自創了一種展示作品的形式,1891年5月,在“印象派傳奇經紀人”保羅·丟朗-呂厄(Paul Durand-Ruel)舉辦的畫展上,莫奈的15幅《干草垛》同時亮相,別有新意。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收藏的莫奈干草垛系列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收藏的莫奈干草垛系列

  莫奈在這一主題下畫了大約25幅油畫,其中的6幅收藏于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創作于1890年8月末或9月初以及1891年2月?!陡刹荻狻肥窍盗袆撟魃系耐黄?,他以住處附近的田野為主題、以連綿起伏的山丘和漫山遍野的樹木為背景(見下圖),反復琢磨草垛在畫面上的布局,以確保形態準確無誤。更為重要的是,莫奈的各種假設推演促成了全新的嘗試,即探索他選定的隨著氣候條件變幻無窮、瞬息即逝的場景。

  Depicting

  “Instantaneity”

  描繪“瞬間”

  莫奈抓住了系列組畫的主要特征。1890年10月7日在給朋友古斯塔夫·杰弗羅伊(Gustave Geffroy)的信中,莫奈寫道:“我根本畫不出來麥垛的系列變化,因為在這個時節,日落西下的速度讓我無從捕捉……工作進展緩慢得令人崩潰,我越來越覺得,把想法落實到畫布是一個巨大的工程,要表現的是在所有‘包藏’之上的‘瞬間’,同樣的光普照萬物、變化多端,膚淺的感受與表達讓我忍無可忍、深惡痛絕?!?/p>

  莫奈把這種全新的創作形式稱為“系列”,這個理念概括了他在探索“無窮變”過程中的自我反思。1870年代中期,莫奈多次使用過“系列”一詞來描述同一主題下不同版本的畫作,比如他眼中的圣拉扎爾車站。

  正如莫奈所述,他的創作又慢又難,然而他欣然接受這種挑戰,這點至關重要。在畫《干草垛》時,他把草垛作為一個主題,一部分在戶外寫生,一部分在畫室里完成。他以不同的大環境為背景、反反復復地畫某一孤立的主題, 這種全新的方法成了莫奈獨特的創作方式。

  早在1892年,莫奈就開始將他的構思付諸行動了,他的目標是探索“更加嚴肅的藝術品質”。根據很多藝術史專家的記載,莫奈的創作主題常常與他所生存的社會環境有著高度的契合。1880年代,莫奈花了一段時間周游四方,此后隨著他年紀漸長、收入穩定及購入房產,他以自己所處鄉村為主題的創作熱情才被充分地調動起來。

  研究學者保羅·塔克(Paul Tucker)指出,莫奈在19世紀下半葉借用法國鄉村豐富的物產抒發了愛國和思鄉情懷,并且將這種情懷與法國的現實社會聯系起來。

  Assessing

  the Series

  解析《干草垛》系列

  莫奈想要向世人證明自己是藝術家而非工匠,他的創作來自靈感而非知識,他只是把靈感運用到了自然法度之中。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對于館藏的6幅《干草垛》油畫的最新研究顯示,莫奈在多元化的創作階段中,盡管主題相同,產出的作品卻不盡相同。例如,在《干草垛(夏末)》和《干草垛(秋日黃昏)》中,麥垛的形狀、大小、在地平線的位置以及背景里的房屋都略有不同。

  同樣是雪景,《干草垛(融化,日落)》里面的變化最大,在借助X光和紅外線透視研究時,我們發現草垛的寬度被嚴重縮小了。

  X光成像現實畫作中的干草垛曾被改小

  草垛的布局也不盡相同,如《干草垛(日落,雪景)》中草垛的位置最獨特,在《干草垛(雪景,多云)》中,有一個草垛甚至被完全刪除了。

  莫奈《干草垛(日落,雪景)》

  莫奈《干草垛(雪景,多云)》

  紅外掃描顯示,畫中右側的草垛并沒有出現在最終版本里

  除了《干草垛(雪景,多云)》,下圖的《干草垛》同樣采用了標號30風景畫格式的標準畫布,令人驚奇的是這兩幅畫最初可能畫的都不是冬季雪景,或者畫家在創作過程中多次調整了他的構思。研究發現,初始層面上的背景有一部分是綠色的,說明創作的時間應該不是1890-1891年冬季,景觀也不是雪景,由此推斷這兩幅畫是在入冬之前草木尚青的時候畫的;最初畫面上有幾處鮮艷的紅色后來也消失了。

  在這兩幅畫上,莫奈用白色顏料蓋住了原先的畫面,使結構和質感模糊不清。最初層面的景物包括住家附近生長的燕麥、干草、罌粟等,從這些花草植物的顏色可以推斷,莫奈可能從1890年夏天開始動手畫畫,等到8月底畫草垛時,便把那些擱置一邊了。這兩幅畫的色調和尺寸都與莫奈的《吉維尼草原》或《燕麥田》相似,具有可比性。

  莫奈《吉維尼草原》,日本福島縣立美術館藏

  莫奈《燕麥田》,美國弗羅里達大學塞繆爾·P·哈恩藝術博物館藏

  由于莫奈在創作過程中做過很多改動,所以要想探究《干草垛》系列之間的內在關系幾乎無跡可尋。藝術史學者保羅·塔克在一篇關于“1890年后莫奈的系列”的文章中指出,《干草垛》系列的“尺寸不盡相同”,“很明顯,莫奈沒有選擇用某一特定尺寸的畫布來表達某種效果、季節或草垛的形態?!?/p>

  莫奈畫《干草垛》時用了四種尺寸的畫布,其中五幅采用了非標準尺寸(60 x 100 cm)、七幅用了標準編號40的海洋格式畫布(65 x 100 cm)、九幅用了標準編號30的風景格式畫布(65 x 92 cm)、四幅用了標準編號30的人物格式畫布(73 x 92 cm)。

  五幅《干草垛》采用了非標準尺寸(60 x 100 cm)畫布

  盡管如此,這組系列畫的基本模式仍然一目了然:非標準尺寸的五幅畫中,有四幅畫了兩個大小不一的干草垛;七幅畫在編號40畫布上的有六幅畫了兩個草垛,布局上各自獨立、互不關聯;畫在編號30風景畫格式畫布上的大多數只畫了一個草垛,而且都是近距離特寫。

  Variations

  on the Theme

  主題中的變換

  很多分析文章都把《干草垛》視為一個整體,理由很簡單,“莫奈在展示系列畫時有意把每幅單一的畫看為集合整體的一部分,力求打造大型組畫的累積效果。這種嘗試影響了他作畫的習慣……在莫奈眼里,整體的系列畫與單一的畫同等重要,而且系列畫成了他創作的終極成就?!?/p>

  盡管我們應該把莫奈的系列畫當成一個整體來欣賞、比較,但是仍然要留意每一幅畫的個性,因為每一幅的畫法都截然不同、體現了莫奈的工作難度。

  技術分析表明,莫奈對背景基調做了不同程度的嘗試。比如《干草垛(夏末)》的整個畫面采用了開放的筆觸,充分展現了地表景觀。

  《干草垛(日落,雪景)》和《干草垛(秋日黃昏)》的畫面層次厚重結實,即使在層次單薄的畫塊,地面的顏色也是模糊不清的。

  還需要特別留意的是,在《干草垛(夏末)》和《干草垛(秋日黃昏)》中,天空部分顯示出彎彎曲曲、鋸齒狀筆刷痕跡,這種畫法與莫奈的《桑維卡,挪威》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它的《干草垛》則沒有采用這種畫法。

  莫奈《桑維卡,挪威》,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

  《干草垛(夏末)》用的是非常輕薄的筆觸把厚涂顏料置放在一起,技法流暢自如、爐火純青,而有些畫作,如《干草垛(日落,雪景)》則放棄了厚涂顏料畫法,使畫面看起來比較平直、帶有筆刷的印記。

  《干草垛(消融,日落)》最與眾不同的是,畫家用從暗到亮的方式處理了最顯著的部位。莫奈通常都是以柔和的基調入手、之后加入鮮亮的顏色,而這幅畫為了顯露畫面底下的層次所以涂掉或者刮去了一些畫塊,這是莫奈別具一格的技法。

  我們在分析《干草垛》時,似乎問題比答案更多,然而毫無爭議的是,莫奈在作品中采用的各種畫法是他探索、創新的力證。系列畫雖然有著同一性,但是每一幅又獨具內涵。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莫奈干草垛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