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修復:古畫缺失部分該不該接筆補全

2019年08月05日 08:28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陳若茜

  對于一張破損的古畫,修復好之后,畫面缺失的部分該不該接筆補全,業界一直存在不同觀點的交鋒,至今仍沒有統一的標準來遵循。當下的普遍做法是,一些古書畫修復師會傾向于在破損處進行補筆,而西方一些博物館采取的做法是只有全色沒有補筆。

  何以如此?知名書畫鑒定家、書畫大家謝稚柳生前說,“西方修復不全色不接筆,是因為他們沒有中國書畫接筆的技能。如果說我們一千多年以來收藏、留下來的書畫,修復時不去全色、不去接筆,全是斑斑駁駁的,這種書畫還會有人收藏嗎?博物館還怎么展出?所以接筆是一定要的。書畫修復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全色接筆這種技術一直是有的,這是中國人的傳統!不能丟的!”

  南唐 董源《溪岸圖》 現藏于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在古書畫修復裝裱過程中,接筆時常被提及。然而接筆并不屬于書畫修復裝裱的必備流程。

  對于一張破損的古畫,修復好之后,畫面缺失的部分該不該接筆補全,業界一直存在不同觀點的交鋒,至今仍沒有統一的標準來遵循。當下的普遍做法是,中國大陸博物館的古書畫修復師會傾向于在畫意破損處進行補筆,而中國臺灣、美國、日本等博物館采取的做法是只有全色沒有補筆。

  現已退休的上博古畫臨摹專家沈亞洲,1972年以繪畫特長被招聘進上海博物館,之后被分配到古畫臨摹組,師從徐又青。退休前的沈亞洲在上海博物館除了從事書畫臨摹復制,還承擔著大部分書畫的接筆工作?!耙话銇碇v,要請比較專業的,專門從事書畫臨摹復制的人來接筆。因為接筆跟創作是兩回事情,畫畫得好不一定接筆就接得好。接筆的人要深知畫意、用筆和畫作在當時朝代的習性。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情況也一樣,主要是由臨摹古畫的人負責補筆?!?/p>

  董源《溪岸圖》修復前局部原貌

董源《溪岸圖》修復后局部董源《溪岸圖》修復后局部

  
對于全色(全色就是在畫心有破損的補紙或補絹上,使用顏料填入與畫心基本底色相近的色調)與補筆(補筆又稱接筆是更進一步將缺損的地方依照畫意添加線條或顏色。)是不是應該適可而止的議題,沈亞洲說,上海博物館有一位很有名的專家,改革開放以后,去了一次美國,回來后跟他們說,以后我們裱畫,不要全色、接筆了,理由是國外修復都是不全色、不接筆的。為此,沈亞洲專門去咨詢了謝稚柳,謝稚柳說,“西方修復不全色不接筆,是因為他們沒有中國書畫接筆的技能。中國書畫用的材料是紙與絹。紙千年絹八百,是一種自然規律,到了一定的時間,它就會自然龜裂,自然老化。如果說我們一千多年以來收藏、留下來的書畫,修復時不去全色、不去接筆,全是斑斑駁駁的,這種書畫還會有人收藏嗎?博物館還怎么展出?所以接筆是一定要的。書畫修復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全色接筆這種技術一直是有的,這是中國人的傳統!不能丟的!”

  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中國書畫修復師蕭依霞在2016年中國美術學院首屆“古書畫鑒藏與修復國際研討會”上接受“澎湃新聞”(原《東方早報》)采訪時表達了相左的觀點,她認為:“除了中國以外的其他地方,例如美國兩大博物館或早期日本國寶修復聯盟是怎么看待全色的?美國的修復協會最常講的就是真實性、歷史性和還原性。在我們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的立場是只有全色沒有補筆,因為再怎么厲害的臨摹高手都不是藝術家本人,我們不能代表藝術家本人連接畫意,我們只能將僅存的畫意好好保存,再用折中的方法全色到一個不干擾觀者看畫的程度?!?/p>

  蕭依霞在為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藏宋代馬遠《松溪觀鹿圖》全色(本文圖片由中國美術學院古籍鑒藏與修復國際研討會會務供圖,圖片版權歸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中國書畫修復師蕭依霞所有)

  宋代馬遠《松溪觀鹿圖》修復過程(從左至右):修復前、修復中(去掉了不當補筆)、修復后(全色完成)

  臺北故宮博物院書畫處處長劉芳如在此前接受采訪時表示,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態度也是只全色,不補筆?!艾F在的修復師即便會畫畫,也不見得會了解古代畫家的風格,所以讓他勉強去(補筆),肯定沒有辦法恢復到那件作品原來的面貌。與其那樣,我們寧可說在遠觀的時候,整個色調能夠掌握到原畫的感覺就夠了,筆觸的部分,我們持保留態度?!?/p>

  “古代的修復師都是做補筆的,幾乎沒有像現在博物館這么保守的態度,就是牽涉到結果論,如果去補繪它結果是好的,那我們可以接受;如果說補繪反而讓整件作品的程度降低,那就沒有太大的意義,而且會干擾研究者去研究那位畫家的風格?!眲⒎既缯f。

書畫裝裱中的接筆、全色書畫裝裱中的接筆、全色

  書法接筆

  在沈亞洲看來,改革開放前在國外博物館從事中國畫修復的大部分都是日本人,中國的裱畫師在國外的博物館從事古畫修復工作已經是1980年代以后的事了,他們出去之后也逐漸開始有接筆了。比如第一位進到國外的博物館工作的中國裱畫師邱錦仙,她認為所謂的修復就是修復以后要復原,如果洞還是留在那里,那這樣的要求對修復師而言其實是更方便,修復得跟原來一模一樣讓別人看不出來,這才是水平?!八晕艺J為全色和補筆還是非常重要的,西方人不贊成補筆,認為要留著不動,對他們是很方便,其實是技術不夠。在大英博物館我都是按照原來上海博物館的要求,我師傅們傳承下來教授給我的方法修古畫,他們看了我做的以后,都比較尊重我的做法?!?/p>

 ?。ū疚脑凇稏|方早報·藝術評論》)

每天獲取藝術新知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書畫古畫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