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倫敦藝術團體:看工人藝術家繪寫的戰時倫敦

2021年09月18日 16:55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東倫敦藝術團體( East London Group)是由一群工人階級的現實主義畫家組成,活躍于1928年至1936年間的藝術群體。這些藝術家通常只經歷過小學教育,在經過約翰·庫珀 (John Cooper) 、沃爾特·西克特 (Walter Sickert)等人的夜校培訓班輔導后,逐漸發展為一個在倫敦西區展示作品的團體。他們筆下描繪的建筑、街道與生活方式,如今已難尋覓。近期,這一藝術團體的創作在倫敦東部的濱海紹森德(Southend-on-sea)的紹森德博物館(Southend Museums )展出,以此呈現上世紀20-30年代的東倫敦景象。

  展覽“從藝兄弟:沃爾特和哈羅德·斯特格爾斯,及東倫敦藝術團體(Brothers in Art: Walter & Harold Steggles and the East London Group)”呈現了近150幅東倫敦藝術團體的十余位藝術家作品,涵蓋油畫、紙上繪畫及海報。其中,沃爾特和哈羅德·斯特格爾斯兩兄弟的作品占了多數。

  據約翰·庫珀 (John Cooper) 的朋友兼藝術家同事南?!は钠?(Nancy Sharp) 說,約翰·庫珀希望他的學生“描繪他們的一切,比如說,一間骯臟的臥室,并以一種新的方式來看待它”。約翰·庫珀,這位鮮為人知的藝術家對1920年代至1930年代來到他在倫敦的夜校課程的工人階級畫家們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沃爾特·斯特格爾斯,《Bow Bridge》

  哈羅德·斯特格爾斯《Grove Hall Park, Bow 》,1933年

  庫珀的許多學生陸續成名,成為了東倫敦藝術團體的成員。其中,杰出的藝術家包括:哈羅德·斯特格爾斯 (Harold Steggles)和沃爾特·斯特格爾斯 (Walter Steggles),兩兄弟都是文職人員;塞西爾·奧斯本 (Cecil Osborne),他是一位在議會工作的制圖員;埃爾文·霍桑(Elwin Hawthorne)是一位工資發放職員; 阿爾伯特·特平(Albert Turpin)是一位窗戶清潔工,并于1946年被選為了貝斯諾格林(Bethnal Green)市長。

  埃爾文·霍?!禕ow Road》,1932年

  沃爾特·斯特格爾斯,《Old Houses, Bethnal Green 》,1929年

  這一藝術團體最具特色的作品就是對當地環境的敏銳觀察:Mile End 和 Clerkenwell那令人沉思的街景圖像,Bow和New Cross的河流及景觀,以及那些對陰暗的室內環境的描繪,用以顯示工人階級的艱苦。一些出色的作品更是有著愛德華·霍珀(Edward Hopper)般的憂郁,以及莫里斯·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般的天真。此外,展出作品中,一件布倫希爾德·帕克 (Brynhild Parker) 描繪的海濱風光是典型的英國場景。畫中老式的沐浴小屋是一個有趣的特征,因為它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就幾乎被廢棄了,但許多度假村將它們作為一種移動小屋的形式保留到1930年代。

  這一團體的作品還可以與其他兩個受城市啟發的倫敦藝術團體進行比較:早期的卡姆登鎮藝術團體(Camden Town Group)和同時代的尤斯頓路學校(Euston Road School),其中一些杰出人物包括沃爾特·西克特(Walter Sickert)和威廉·科爾德斯特里姆(William Coldstream),他們向東出發,來到了庫珀的課堂,并成為了其中一份子。

  布倫希爾德·帕克,《Windy Day on Marine Parade, Southend》,1925年

  東倫敦藝術團體于1928年在白教堂美術館(Whitechapel Art Gallery)舉辦了展覽,并迅速崛起。隨后,他們的作品越來越受到追捧。1929年,國立英國藝術美術館(現泰特)與私人機構也陸續開始在倫敦西區展示他們的作品。這一團體的高光點可以說是藝術家霍桑(Hawthorne)和沃爾特·斯特格爾斯( Walter Steggles)參加了1936年的威尼斯雙年展。

  在藝術團體成立的八年期間共有33名參展成員,其中一半為核心成員,另一半則只為這些展覽貢獻了不到六幅的畫作。其中,最多產的六、七位藝術家共創作了520余幅畫作。就今天的情況而言,該團體創作的730幅畫作中大約有170幅作品得以幸存,還有500余幅作品有待尋找。

  哈羅德·斯特格爾斯,《Grove Road, Bow》,1932年

  哈羅德·斯特格爾斯《South Clavering Mill》,1943年

  1943年,約翰·庫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去世,伴隨的結果是東倫敦藝術團體的上升軌跡迅速縮短,以至于這些藝術家們幾乎從藝術界的集體記憶中消失了。策展人艾倫·沃爾瑟姆(Alan Waltham)表示,“坦率地說,戰后的世界進入噴氣時代、太空時代、電子時代。最有可能的是,該藝術團體在戰前所做的事情是有些過時了。無論你在做什么,都必須看起來和當下相關,否則人們會繼續前進的?!?/p>

  近年來,東倫敦藝術團體的名聲逐漸恢復。這一成果部分歸功于策展人沃爾瑟姆的不懈努力,他與沃爾特·斯特格爾斯的侄女結了婚,在1997年沃爾特去世后,發現了這一藝術兄弟剩下的默默無聞的畫作和文獻。此外,沃爾瑟姆認為2012年大衛·巴克曼(David Buckman)所編撰的《From Bow to Biennale: Artists of the East London Group》一書有著一定的影響力。他說,“如果沒有這一項目,我們今天也不會站在這里談論這一藝術團體?!比缃?,沃爾瑟姆接過接力棒,建立了這一藝術團體的新形象,并于2014年在東倫敦Nunnery畫廊舉辦了一場展覽,并在推特建立了@East London Group。

  沃爾特·斯特格爾斯,《Five Bells Wharf》,1931年

  沃爾特·斯特格爾斯,《Essex Landscape, Early Morning》,1938年

  為什么現在重新對這一團體感興趣?沃爾瑟姆表示,“這些作品中有著相當豐富的時間脈絡”,同時,這也是對二戰期間藝術的關注,特別是對倫敦東區的藝術文化的關注。沃爾瑟姆認為最簡單的事實莫過于懷舊與認可,“吸引人們的往往是他們記得的一個特定的地點,無論這一地點是因為工作、家族歷史或其他原因。一旦他們看到,他們會著迷的?!?/p>

  展覽將展至2022年1月8日。

 ?。ū疚木C合編譯自《The Art Newspaper》及《Art UK》)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