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立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2021年07月15日 12:2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丁立人個展《雙蟲記》于6月19日在站臺中國主空間正式開展,展出了藝術家近兩年以“蟲”為樂、“以拼貼造像”的百余幅作品。老先生亦言,“獨樂樂身只影單,眾樂樂人盛氣旺”。

  蟲 童而友之 酷首始構其形

  文 / 丁立人

  常常是,在我心里,把時間倒退80余年。那時,大白天,天朗氣清的,陽光燦爛,空氣里像撒上金粉,閃閃發亮。并且,空氣里響著嗡嗡之聲, 嘶嘶之聲。嗡嗡聲是慢動作飛蟲振翅聲,嘶嘶聲是那些像子彈那樣快捷飛行蟲子身體與空氣的摩擦聲。蜂蝶一類的蟲子是慢飛飛蟲,最常見的是蚊子??祜w一類的蟲子很多,蟲子身小體弱,敵害多多,為了生存,不得不快飛。最常見的是蒼蠅一類,單是蠅類,也是多種多樣。

  飛行距離有長短,蝗蟲身體粗壯而沉重,只能飛飛停停,飛一段距離, 停下歇歇。而蜻蜓一身輕質材料組成,翅大又薄,簡直可以懸在空中, 根本不用著地。至于那些甲蟲,個子雖大,筋骨卻是強壯,飛勁十足。飛速甚高,小甲蟲飛過來像子彈,大甲蟲飛過去像炮彈 ,總之,那時的空中,尤其是在鄉村,全像是它們的,從早到晚,嗡嗡聲來,嘶嘶聲去,熱鬧非凡。

  80多年前,上世紀30年代,我5-6歲吧,童年黃金時代,整天處在閃閃發亮,嘈雜的嗡嗡嘶嘶聲中,眼前子彈來炮彈去的空氣中度過的。童年總是漫長,童年的印象總是深刻的,這些印象深深印入我的血液、骨髓、 染色體、基因里,終生難以磨滅。

  稍長,上學,人在課堂里坐著,心還是惦著蟲子,好在教室的窗子開著, 窗外是一片田野,飛蟲之聲,無妨聲聲入耳。

  在家里,園子里,也有不少蟲子,就在室內,母親還養著蠶,蠶也是蟲子, 這個蠶寶寶,我國已經飼養數千年了。

  我們這些小學生,自己也養起蟲子來的。有一種小型甲蟲,甲是黑色的,黑得發亮。我們將它裝入小木匣內,木匣里放些飼料,飼料是紅棗、 便宜的高麗人參。它最愛吃高麗人參,故稱它為高麗?。小木匣可置于衣袋里,冬天可藏于內衣口袋,以人的體溫去溫暖它,蟲子是冷血動物,也稱變溫動物,自身沒有溫度,冬天會被凍僵死的,得靠人的體溫去暖和它。

  溫度適宜、飼料充足。它冬天照?;顒?。這?繁殖力很強,不多天,就會繁衍出滿滿一匣子。蟲子滿了裝不下怎么辦 ? 送人,送給同學。因此,那時,我們小學里的孩子,養高麗?的很普遍。

  初中是在鄉村中學里讀的。學校周圍,大樟樹成林。一到初冬,樟樹 下散落好多斷枝,約6-7厘米長,一個斷枝里藏有一條蟲子。這些斷枝便是這個蟲子咬下來的。這個樟樹蟲平時處于樹枝內吸取樹汁為生,長到成熟期,準備化蛹,便將樹枝兩端咬斷, 斷枝從樹上落于地面, 便是我們在樹底下撿到的那些斷枝。

  斷枝長短粗細不一,曲折形狀多樣,樹皮顏色紋理各異,斷枝萬千,無一相同,在我們眼里枝枝優美好看,全值得珍藏。好在這種藏品不用花錢,只要花些時間去撿就是。有些同學,便作起樟樹蟲的藏家來了。藏家有大有小,有些同學成了大藏家,收藏的樟樹蟲斷枝竟達千余根。這么多的斷枝也占有很大空間,作為寄宿學生,不可能有藏品柜。只能將自己僅有的一只衣箱出空,將樟樹蟲藏于箱里,這滿滿一箱的斷枝,便是他的寶貴藏品。我都替他操心,學期終了回家,帶回一箱樟樹蟲, 怎么向父母交待 ?

  我們還不時進行樟樹蟲交流。到時,大家聚集一起,各個藏家將藏品亮出,進行欣賞、品評、交流心得,還進行交換、互通有無。在寂寞而單調的鄉村中學生活中,增加了不少樂趣。

  高中時期,高一的生物課是魯富川老師上的,魯老師是我國大生物家朱洗的高足,朱洗先生是研究無性生殖的,他發明“無外祖父的蟾蜍”。一個卵,不用受精,改用一根玻璃絲刺一下,代替受精,亦會使卵細胞分裂,發育成蛙。朱先生早期已著有一套科普讀物,《人生蛋蛋生人》、《雌雄之變》等,早早使我看到迷醉了。

  朱洗又是國際大生物學家巴德榮的高足。真是名師出高徒,這一級級傳下來,魯老師的生物功底有多深我們能得到他的教誨,真是大幸。魯先生的一堂遺傳學印象最是深刻。他把孟德爾的豌豆實驗講得栩栩如生。仿佛把我們帶到奧地利的一個小教堂后院菜地,生生見到孟德爾在豆棚前親手擺弄豌豆藤蔓。

  魯先生說遺傳學不光是遺傳,還有變異,二大內容同樣重要,缺一不可。遺傳是傳統、保守,沒有遺傳,不會有品種。變異是改變、異化,沒有變異,沒有進化,不會有新品種發生。并指出,變異的最佳方法是雜交。雜交要選取優秀親本,而二個親本的血緣以遠為好。我們學的雖然是生物,但這個原理不止于生物,藝術也同樣如此。藝術上的典型例子如畢加索,他的藝術是西班牙藝術同非洲黑人藝術雜交結果,這是遠緣的,故其藝術的生命力特別的強盛。

  高三畢業班時,來了一位山東大學生物系教授尹光德先生,他是回家休養的,閑著無事,為家鄉中學作點事,擔任幾堂生物課。高三雖然沒有生物課,但我是生物愛好者,此間,我已閱讀了一些生物書籍, 因此,與這位尹先生很有共同語言,十分投契,常一起看顯微鏡下生物玻片,聊有關生物方面知識。這么一來,我更走近生物。高三是最后一學期,面臨投考大學,是人生抉擇時刻。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有這么兩位老師,對我志愿選擇生物,起到重大作用。但,這只是近期的,其實,童年的小蟲子情結,起的作用不小。雖然,我很愛好畫畫,我6歲就開始熱衷于畫畫了。

  那年,我參加統考,果然考取南京大學生物系,這是師資、設備具佳的名牌大學生物系。老師陳義先生是博士,他研究蚯蚓,是世界少有的蚯蚓博士,他是臨海人,是我同鄉,一下子拉近了。蚯蚓是低等生物, 陳先生講課也偏重低等動物方面內容,尤其是原生動物內容特別豐富, 給我在這方面開了一個窗,將我推入這個超視角的無比奧妙的微觀世界。使得我了解這個微觀世界的豐富性,一點兒也不下于高等動物。

  在藝術上其實也是如此,原生藝術一點兒都不低于次生藝術,相反的,好的原生藝術只有更高,比次生藝術有過而無不及。

  五十年代末,我進入上??茖W院華東應用昆蟲研究所工作,與好多昆蟲研究專家在一起,面對各類昆蟲進行各種工作,我見到了各種各樣的昆蟲,像走進昆蟲大世界。我也畫了形形色色的昆蟲,萬花筒似的,畫不勝畫。

  在研究所看昆蟲,不同一般,可說大不相同,這里有儀器設備,擴大眼睛的功能,利用解剖鏡顯微鏡,可依人需要放大倍數,將小蟲子的里里外外細微末節,看個通透。

  左:丁立人,《西江月 五洞橋上過》

  紙本拼貼,42x29.7cm,2020

  右:丁立人,《玫瑰綢螞子》

  紙本拼貼,29.7x21cm,2019

  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蟲子,可以放得像直升機大,一只小蚱蜢可以放到航母那么大,不僅如此還可進入體內,像參觀博物館那樣觀看蟲體內 部各種器官、系統、組織。小蟲子也有消化系統、循環系統、神經系統、肌肉系統,應有盡有。高等動物有的他也有,真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就這樣,天天昆蟲,月月昆蟲,年年昆蟲,我在蟲子世界足足呆了五個年頭。

  歲月悠悠過去,三十年里也沒閑著,忙過這個忙那個,總是忙個不停, 因此把蟲子小事也就擱在一邊,近乎淡忘了。

  腦神經細胞活動,確是神奇莫測,不可捉摸。年前一天,突然想起昆蟲來了。它不邀自來,來得莫名其妙。小蟲一大片一大片的飛來,無法抑制,勢不可擋。唯一辦法便是畫它。

  昆蟲怎么畫呀?畫了足足五個年頭昆蟲的我,想不到此刻竟然生起疏來, 不知所措了。是時代變了?人的心態變了?是的,是這樣,我已經不是畫標本畫的繪蟲者,也不是像畫戲劇人那樣舞臺人物寫生者,這些全是依樣畫葫蘆,跟著對象走,缺少主意,自然主義 。

  畫,應該不是這樣,真正的畫本來就不是這樣。

  畫,應該畫出對事物的體驗。畫的是體驗,不是那個物形物態。

  這個體驗不是他人的,是自己的,個人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畫的本質意義變了,畫的手段方法也跟著變,不僅如此,畫的工具材料也得一起變。一變全變。全盤變換,徹底變更。

  那么采取什么手段 ? 打散構成吧?!犉饋碛悬c時髦,像在搞設計。其實打散構成不是什么新鮮玩意兒,打散構成早已有了,并且不止是在藝術小圈子里,各學各科早早存在,就拿與人們生活最密切的衣食 住行來看 : 一,衣。一匹布是個整體,剪成片是打散,再縫成衣,便是構成。二,食。就拿主食來說,稻麥大田是整體,收割、脫粒、磨粉是打散,再將米麥粉作成糕團等物是構成。三,屋。山是整體,炸成巖塊,軋成碎塊,磨成粉,燒成水泥粉是打散,澆成房屋是構成。四,行。車子等交通工具亦是如此。

  不僅人類生活所需之事物離不開打散構成,地球上的風云、山川、水陸變化,亦是打散構成,乃至宇宙的星云變幻莫不如此。

  可見打散構成是整個物質世界形態變化的普遍義。我的一把小剪刀, 幾張小紙片,剪剪貼貼,也算得上是個打散構成的活,實在是一件微乎其微,小得不能再小的一種吧。/2021年5月

  展覽后記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文 / 丁立人

  這里陳列出來的蟲子,一是蝗蟲,另一是甲蟲?;认x屬直翅目,全世界已知 23600 種,中國已知 2850 種。甲蟲屬鞘翅目,全世界約 36 萬種,我國目前記載約 28300 種。

明珠里的?(大眼睛紅臉飛毛腿火漢?),紙本拼貼,42x29.7cm,2020明珠里的?(大眼睛紅臉飛毛腿火漢?),紙本拼貼,42x29.7cm,2020

  還有未記載的,未發現的,不知多少?可見昆蟲品類之盛,實在驚人。據昆蟲學家說世界上的昆蟲有一百萬種,亦有昆蟲學家認為是兩百萬種??梢娦⌒±ハx,其種類之多,卻是其他動物遠遠不及。

  回顧自己,我所塑造的蟲子,只不過是二個品種。與世界昆蟲大家庭相比,像是大沙漠里的二粒沙子。何況即便是這二種蟲子,我也是難以表現淋漓盡致,更無法達到窮其所有。

  我好比是個探寶者,昆蟲世界是個大寶藏。我又是一個易于滿足的探寶者,得了 1-2 件寶物,便可把玩起來,玩個沒完。

丁立人,“明珠里的?“系列,紙本拼貼,42x29.7cm,2020丁立人,“明珠里的?“系列,紙本拼貼,42x29.7cm,2020

  我制作拼貼,其實也是在玩,一面制作一面玩,作玩并舉,不亦樂乎。制作完畢也是玩到盡頭,作品完成,束之高閣。

  制作把玩全是我獨自一人,這玩、這快樂也是我一人的事,這叫獨樂樂。

  5 月下旬一天,畫廊主海濤先生南來我家,他看到我的蟲像,他擁有一個明亮的站臺中國藝術空間,他想把我的蟲像展示出來,讓大家分享分享,讓大眾也樂他一樂。

  獨樂樂身只影單,眾樂樂人盛氣旺。

  眾樂樂肯定是比獨樂樂,樂的多得多。

  開幕現場 

   正在展出 

丁立人《雙蟲記》丁立人《雙蟲記》

  丁立人:雙 蟲 

  展 期 :2021.06.19 - 07.25   

  地 點:站臺中國當代藝術機構 - 主空間 

 ?。ū本┏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中二街 D07)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