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陶瓷器物的審美趣味

2021年08月17日 14:2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當代陶瓷器物創作,作為當代藝術的一部分,同樣經歷了藝術演進的過程。以當代學院派為代表的從事陶瓷器物創作的藝術家,他們無限放大和凸顯了創作者手的痕跡,強化陶瓷泥、釉、火的語言,徹底地拋棄了傳統陶瓷日用器物“標準唯一”的審美指導思想,打破了傳統陶瓷器物的制作理念,以及對器物功能一貫的評價標準。

Peter Voulkos(彼得·沃克斯)創作場景Peter Voulkos(彼得·沃克斯)創作場景

  相反一種開放性、多元化的陶瓷創作和審美標準被慢慢確立。他們“無所顧忌”,使陶瓷材料在表現上的多樣性和豐富性被真正地發揮出來了,古老的陶瓷藝術第一次真正和當代藝術融為一體,一種滿足基本使用功能的新器物創作觀和使用觀在發展。在當代陶瓷器物的創作中,人作為事物的主體性位置,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強化,陶瓷的審美趣味亦趨向于多元化。開始制作或使用一件手工制作的陶瓷器物的風氣正在慢慢形成,并逐漸成為一種獨具時代特色的生活方式,亦正慢慢形成一種時尚。

 彼得·沃克斯 作品  彼得·沃克斯 作品 

  / 在審美緯度上增強觸覺和視覺力度 / 

  美國陶藝家溫·黑格比(Wayne Higby)曾說:“陶藝創作記錄了精神相當的身體經歷,通過符號般火的磨歷使之得到永恒,通過這種形式誕生的作品,反映了我們生活中追求的最大永恒”。當代陶瓷器物創作者以泥土為媒介用來表達對生活的理解和感悟?!耙坏┱莆樟瞬牧系男阅?,物感的特質,材質的語言就會為表達提供更恰當的形式媒介,成為發揮物性表達內容的豐富手段,同時在審美緯度上增強視覺力度、觸覺感受。材料經過人的組織創造其本身是會說話的?!碧沾善魑锏膭撟髡Z言在當代的重新認識,對陶瓷作品泥性更進一步的表現、對泥和釉、火的結合、對釉本身趣味的關注,以至在泥、釉、火三方全面的認同,成為當代陶瓷器物創作的重要特色。

 Simon levin(西蒙·萊文)作品 Simon levin(西蒙·萊文)作品

  王安憶的《考工記》言五材之飾曰:“凝土以為器”,凝訓堅,堅其土而后可為器,故治土曰:“摶埴之工。粘土為埴,摶之言拍,則夫白不之制,是摶埴之始?!痹谥袊糯鷤鹘y的制瓷史中,對于原料瓷土的制作是制瓷的第一道工序,一塊瓷泥的生成工序繁瑣,耗時耗力來之不易。

Jean F。 Fouilhoux(尚富尤) 作品Jean F。 Fouilhoux(尚富尤) 作品

  而現今的制瓷行業由于技術進步,“制泥”不再繁復,已觸手可得,從而把制瓷工作者從工藝第一步便開始解放了出來。陶藝家開始關注泥材自身語言特點,以及制作過程中所產生的肌理效果。它一方面強調了創作者作為主體性的價值,從“工匠被動制作”變為了“藝術家主動創作”,開始思考作品存在的現實意義;另一方面首次肯定了泥材,作為物的存在具有其自身的價值,從而引發了對它的表現形式探索?;谶@一點,它打破了中國千百年來追求器物“完滿”“中正”的品格標準,一點擊破,人們開始關注一件陶瓷器物創作的整個過程,而非僅僅是最后的作品形態,當代陶瓷器物作品的欣賞層面角度不再是固守的唯一,而是變得“多角度”。

 周武  象牙塔系列  周武  象牙塔系列 

  / 泥語言的探索凸顯手痕跡 /

  在當代陶瓷器物創作中有很大一部分作品,明顯地凸顯了創作者“手的痕跡”,并將其有意地保留直至作品的燒成,從而也使其成為作品創作的一個組成部分。這一類作品強調了創作者在陶瓷創作中的主體性地位,而作品本身作為一件“物”“用”的存在意義已退居其次,這與中國傳統思想中“物以致用”的實用主義觀是相違背的,這在傳統的制瓷史上也是不曾有的。陶瓷藝術發展到了當代,凸顯人自身的價值具有在陶瓷美術史中里程碑式的意義。

李增龍 紅廬李增龍 紅廬

  當代陶瓷器物的創作,它發現并認可了泥土作為一種藝術創作的媒介,具有自身的價值。通俗地說:泥土自身具有生命力、表現力,傳統的陶瓷工匠作為底層的勞動階級是難以有這種覺悟的。當下陶瓷藝術家創作一件陶器,作品不再是簡單的實現器物為用至上,而是強調實驗和探索一種或者是幾種顯露無疑的表現泥土自身語言的表現形式。創作者的精神寄托需通過泥材不同的表現形式得以實現。這一種被創作者在泥土上任意地撕裂、滾卷、拍打、刻劃…而形成造型的“泥語言”的探索過程被認為是真實的記錄,是直指人心的,是當代人尋求心靈回歸的一種途徑,同樣具有重要的當代價值。

戴雨享     本空·符號戴雨享     本空·符號

  “隱曲之處,慮其不和,上下前后左右,慮其不均……”從文獻中,我們窺探到幾個關于傳統陶瓷制器標準的關鍵詞:完美無瑕、工整、對稱、嚴謹、高工藝性等,由此比對,可以看出當代陶瓷器物創作在對泥土的掌握和表現上有著一種超越傳統標準的耿介。它保留拉坯時的旋轉紋路、泥板粘接時的多余泥漿、擠壓坯體時所留下的凹痕、裂痕,這一切存在的過程狀態,帶給我們創作中視覺上的自由和觸覺上的溫度。越來越多的新趣味在創作的進行過程中被發現、被固定下來,創作本身也變得不確定,這與傳統陶瓷行業的“預定燒制”“來樣燒造”是大相徑庭的。當代陶瓷器物的創作觀,對于泥材料的發揮與傳統制瓷審美有著很大的不同。

  / 形、色、肌理及火的自然意志 / 

  對于一位用雙手工作的當代陶藝家而言,用泥、釉、火記錄、傳達一種意圖要比用語言表述更容易和更深刻。陶藝作品的語言就是其形、色、肌理及火的自然意志,對于材料成型過程因素的有效引導和把握,逐漸構建起人的思想與作品之間的關聯性,使作品具有擺脫存粹的功能性而具有思辨的品格。這之間不講求理性的合理及必然的聯系,隨著材料特性的不斷挖掘、呈現、作品造型及形態色彩的變換而產生豐富的想象。

許群  玄默許群  玄默

  那些源自于作品本身的力量和觀者生存的經驗之間,總是有一根無形的紐帶維系著,使這個不定的空間充盈著純然與樸素的氣息,而這種氣息讓觀者與作品彼此間的交流變得實實在在。這么一種觀者與作品之間的強烈共鳴,而這種共鳴又似觀者與作者之間的對話,強調的是“人性共通”的認同感。這便是當代陶瓷器物創作者們為之努力的一個方向。

 ?。ㄗ髡呦抵袊佬g學院手工藝術學院教師)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