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西泠春拍市場孤品秘圖重現

2021年06月04日 19:3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楊珂:從王陽明到徐文長的轉捩人

  “有些人雖然被歷史暫時遺忘,

  但絲毫不影響他的偉大”

  他是心學宗師王陽明的嫡傳弟子

  他是文壇全才、字林俠客徐渭書學道路的引路人

  他是明代越地文化百年傳承的轉捩者

  從王陽明的開宗立派

  到楊珂的起合轉接

  再到徐渭的文化勃興

  一條清晰的文化傳承脈絡

  讓被遺忘的人——楊珂

  重新走進我們的視線

  ▲2021西泠春拍

  楊珂(1502-1572) 草書 七言詩卷

  紙本 鏡片

  1551年作

  識文:口江頭。風流且盡樽中口,漫道相逢是別筵。十載相知到鬢霜,今來更復近重陽。長松落落還依檻,短竹蕭蕭忽過墻,鶴舞似口口面客,景開重引隔年觴。明朝又是江頭別,莫把毗陵作故鄉。

  款識:口過江口二首。秘圖山人書于少白草堂,時嘉靖辛亥歲夏六月。

  鑒藏?。盒俏姆迕肥贤鹣獎e業圖書(朱) 

  440×25.5cm

  說明:宣城文峰梅氏鑒藏。

  口漫道相逢

  王守仁、楊汝鳴、徐文長

  三公同歸紹興府

  陽明山人、秘圖山人、天池山人

  三代傳承興文脈

  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二十三歲的徐渭第一次到杭州應癸卯鄉試,但未中,這對于心氣高傲的徐渭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氐浇B興后,再加上與長兄徐淮不和,一氣之下就從家中搬出。根據徐渭后裔徐侖《畸譜》和《紹興府志》等資料,1543年,正是徐渭與紹興文人結社之時,從而形成了越地文化史上著名的“越中十子”集社群體,這其中徐渭與楊珂皆為“越中十子”中人。越中十子中,徐渭年齡最小。少年徐渭受前輩和同年的很多幫助,在政治、思想、文學、書法、繪畫、戲曲和音樂等各個方面都得到了長足發展。這一場結社在很大程度上創造了徐渭成為“才人”的基本文化生態環境,也為徐渭與楊珂的相遇創造了條件。

  明代紹興府全圖

  從圖中可見:在明代中后期,余姚的王守仁、楊珂和山陰的徐渭同為紹興府人,而且聯系緊密。

  在后世名氣最大的徐渭,受陽明心學的影響最深。徐渭對王陽明十分敬仰,在《送王新建赴召序》稱“我陽明先生之以圣學倡東南也,周公孔子道也’’,把陽明直比周公孔子,陽明心學也上升到了“圣學”的高度。徐渭游覽王陽明寓居之所時,作《水簾洞》一詩,“投荒猶自聞先哲,避跡來從此地居“,陽明居住過的地方在徐渭心目中有難以言說的魅力。正因為徐渭對陽明心學如此醉心,作為王陽明嫡傳弟子的楊珂對徐渭的影響可謂至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秘圖山人楊珂(1502-1572)

  秘圖山中一名士

  余姚秘圖山,在唐天寶六年(747年)之前被稱作方丈山。光緒《余姚縣志》載:秘圖山,在縣治北,本名方丈山,唐天寶六載改今名,舊書謂神禹藏秘圖之所。其下勺水即秘圖湖?!墩憬ㄖ尽份d:秘圖湖。弘治《紹興府志》,因秘圖山而名,今為縣治。

  《余姚縣志》中的秘圖山

  在秘圖山歷史上,定居秘圖山,又以秘圖為號的名士為明代楊珂。楊珂嘗以隱士自居,關于其人其事只能通過史料來了解。

  余姚孫鑛《書畫跋跋》卷二載:秘圖名珂。字汝鳴。吾邑人。少為諸生。即有書名。晚愈矢意狂草法。人品絕高。弘正以前不可知。若邇年以來。當為逸人第一流。胡梅林少保舊令余姚。稔知汝鳴。后為制府。意欲汝鳴入幕下。謂倘來謁。即隨以厚幣。汝鳴竟不往。少保有碑。欲得汝鳴書之。而難于言。后御倭海上。過邑城。駐龍山。使幕客故與汝鳴交好者誘之來。山間游已。胡公燕居服。猝至不得避。因留共飲。讌談既洽。幕客諷以寫碑事。汝鳴乃為寫。贈之金。卒不受。此風今豈可得再見也?

  光緒《余姚縣志》云:楊珂,字汝鳴,號秘圖,本姓史。少從王守仁學,會“學使者案”,越檢察舉子無異錄囚,珂曰:是豈待士者哉?遂隱自放于天臺四明之間?!短炫_四明題詠》殆篇為詩,瀟灑不群,書法宗王右軍,而雅自負。監司郡縣吏數式其廬,珂未嘗懷剌一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楊珂書法的價值

  楊珂傳世作品極少(目前所知僅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懷素絹本《小草千字文》卷后有楊珂題跋),要了解其書法作品,只能通過認識與其關系極為密切之人王陽明、徐渭的書法,也是目前來說最好的方法。

  王陽明書法師法王羲之,作品以行草為主。作為王陽明弟子的楊珂,早年書風受老師影響,亦是步晉人法度,直至后來多作狂書。

  明萬歷《余姚縣志》:楊珂幼摹晉人帖逼真,后稍別成一家。多作狂書,或從左,或從下、或從偏旁之半而隨益之。吳峻、惟岳每論書法,輒云:故人楊秘圖者,今之右軍也!會稽陳山人自負能書,亦云:筆法自中鋒者最難,惟秘圖為然!

  徐渭小楷《初進白鹿表》(紹興市博物館藏拓片),極具晉人小楷法度,屬于徐渭早年作品

  楊珂比徐渭大十八歲,直至后來楊、徐齊名,可以清晰見到徐渭與楊珂之間的關系:法從晉出,早年作品《初進白鹿表》可以為證;楊珂“多作狂書”,徐渭成熟時期的書法作品與楊珂“狂書”極為相似。

  2006西泠秋拍 徐渭 草書七言詩 成交價:203.5萬

  上圖為2006年西泠秋拍徐渭作品《草書七言詩》,此作從藝術階段上來講應為徐渭成熟時期書法作品風格,書風狂放不羈,一氣呵成,猶如“亂石鋪街”,痛快淋漓。

  徐渭《草書七言詩》中的“是”、“年”

  楊珂《草書七言詩卷》中的“是”、“年”

  徐渭《草書七言詩》與本次呈獻之楊珂作品《草書七言詩卷》風格極為相似,如其中的“是”字、“年”字,草法與結體如出一轍,與徐渭此幅作品相比,只是楊珂書法更加灑脫與自由。

  綜上所述,《草書七言詩卷》作為楊珂書法目前在市場中唯一流通的作品,其書法價值應當至少有以下幾點:

  第一,《草書七言詩卷》寫于楊珂49歲(虛歲50)之際,是其書風成熟定型的盛年時期,應當作為楊珂書法標準件來看待。

  第二,西漢揚雄有“書,心畫也”之說。清代書法理論大家劉熙載也有“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薄恫輹哐栽娋怼凡粌H是一件書法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楊珂的為人個性——隱于山林,狂放灑脫,還讓這位被歷史暫時遺忘的高士,其真實面貌漸漸清晰起來。

  第三,楊珂《草書七言詩卷》將王陽明心學的精髓“知行合一”、“心即是理”融入到作品當中,我手寫我心。

  明朝又是江頭別,莫把毗陵作故鄉

  除了書法之外,楊珂對徐渭的影響可以說是全方面的。

  心學方面:徐渭常常以王陽明心學嫡派自居,但可以肯定的是,徐渭并未得到王陽明的親炙,而作為王陽明的親傳弟子——楊珂,對徐渭而言就極其重要了。

  詩歌方面:楊珂為詩瀟灑不群,《草書七言詩卷》中有“明朝又是江頭別,莫把毗陵作故鄉”這種灑脫從容,與徐渭的“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頗有相通之處。

  相交方面:徐渭由于牽涉胡宗憲案而突發狂疾,誤殺繼室,被捕入獄,在獄中楊珂多次探望徐渭,表達關切之情,而徐渭也以《寄答秘圖山人二首(獄中)》詩相贈,可見兩人交情不淺。

  總之,對徐渭而言,楊珂是摯友,是良師,是啟蒙者,是引路人。。。。。。

  風 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宣城梅氏守秘圖

  宛溪賦中歌宛溪

  此作卷尾鈐有:“宣城文峰梅氏宛溪別業圖書”朱文印。楊珂曾作《宛溪賦》(見下文附錄),對位于宣城的宛溪極盡描繪之能事,可見他對宣城山水的感情之深,也曾在宣城留下不少墨寶。作品經宣城文峰梅氏收藏,也是其流傳有緒的保證。

  宣城文峰梅氏,以五代時期任宣城掾的梅遠為始祖。大約在南宋嘉泰年間,文峰梅氏的始遷祖太七公遷居柏枧山,繁衍出后世蔚為顯赫的宣城文峰梅氏家族。明代戲劇家、藏書家梅鼎祚,清代歷算大師梅文鼎、梅瑴成,左都御史梅鋗,古文大師梅曾亮,以及明末清初宣城畫派中的梅氏畫家梅清等都是出自這個家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 錄

  宛 溪 賦

  明·楊珂

  咨。靈溪之鐘翠,于嶧陽之山陰。引飛流以界脈,出清泉而就深。始發于峻極,聿經亙乎淵沉。凌千巖以激湍,歷萬壑而游潯。擬江河而繞帶,匪絲革其成音。表重山于峻嶺,映修竹之茂林。注委蛇于后土,潤膏澤于甘霖。若夫緣物涵象,因風渙文,檐端飛水,敬亭落云。照明霞而散彩,浮暝日而含曛。會百川以學海,夾雙石而趣奔。

  于是就其淺矣,挹彼注茲,載沉載浮,泳之游之,可以濯纓,可以樂饑?;蛐扌ǘ饔x,或臨清而賦詩。旋潾盤渦以岸轉,驚波吸谷而山移。爾其習坎氵存至,盈科后行,向春泮水,冱寒凝冰,淆之不濁,澄之不清,彰五色其無體,利萬物而不爭。秉至柔以為用,類上善之得名。爾乃夾山成澗,交草為湄,淵坻名堵,涯曲為隈,涌波興淪,明錦作漪,合澗水而注川,信涯流至所歸。

  圃抱甕而為灌,農荷鍤而成渠。藝五谷之良種,潤自然之嘉蔬。乃若氵項涌沖溢,浩淼襄騰,陽谷顯曜,天漢通霛,乘高迅逝,知險徂征。夾中洲以左轉,合大江而南縈。旋淵九回以腸繞,湓流百折而雷轟。乃若群峰倒影,疊嶂回光,紀同江漢,歌逐滄浪,蒸霞吐霧,流翠浮蒼。

  據東吳之上游,宛南之中央。鼓若耶之樵風,泛河廣之葦航??驳路e小以成大,地道流謙而用藏。至若溫風始至,秋氣平分,江城如畫,香閣停云?;蛱矫芬员搜?,或納涼而來薰。隨四時之變化,知予樂之無垠。

  若夫土控吳越,州連歙池。崇岡枕其腹,大江緣其隈。雙閣仰攀乎疊嶂,北樓延賞于幽壑;響山陰映乎陽林,敬潭涌溜于陰渠。瞿硎披裘于石室,琴高乘鯉于仙都;堯臣著集于宛陵,蒯鰲就隱于枕席,鷗就鳧泛集于庭除;煩想滌除乎心目,高杯超暢于開舒;將挹汪洋于千頃,永期寥廓于太虛。

  本文參考文獻:

  《欽定四庫全書》

  孫鑛:《書畫跋跋》

  明《紹興府志》

  光緒《余姚縣志》

  劉正成:《徐渭書法評傳》

  裘一真:《越中文人集社研究》

  張德建:《明代山人文學研究》

  汪沛:《徐渭情感世界里的山人》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王陽明徐渭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