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6.6億成交

2018年11月14日 09:5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 雅昌藝術網

    原標題:6.672億元創個人最高價紀錄!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領銜佳士得紐約“美國之地”拍賣

  愛德華·霍普開創了一個全新的藝術流派,但作為一位并不高產的寫實畫家,霍普的重要作品大多收藏于各大美術館,市場流通極少,這也是為什么當佳士得紐約宣布將要拍賣其名作《中餐廳(雜碎)》時備受關注的原因。

愛德華·霍普愛德華·霍普

  正在進行中的紐約佳士得2018年11月拍賣特別推出的美國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間拍賣專場中,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現場已以4500萬美元起拍,在場內的委托之間展開競爭,競價交替上升,最終以8500萬美元落槌,加傭金以9593.75萬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幣以6.672億元成交,接近拍賣前最高估價,這一成績也創造了霍普個人拍賣的最高價紀錄,同時也創下了美國現代藝術拍賣的最高價紀錄。此次上拍的《中餐廳(雜碎)》從重要性和知名度上都遠遠強于此前上拍的所有霍普作品,是霍普留在私人收藏手中最具標志性的繪畫,因此也代表了他的最高市場價值。(此前霍普的最高價紀錄是來自于其1934年創作的《東風席卷維霍肯》,同樣是在紐約佳士得拍賣中以4048.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1億元成交)

  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Chop Suey)布面油畫 81.3 x 96.5 cm 1929年 

  9593.75萬美元(6.672億人民幣)成交

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落槌瞬間愛德華·霍普《中餐廳(雜碎)》落槌瞬間

  在1929年創作《中餐廳(雜碎)》里,霍普將日場生活氛圍提煉成一個電影場景,通過一個隱約可見的故事,表達了他對于社會隔離、性別角色轉換,甚至美國藝術史傳統的看法。在美國由頂峰跌入低谷的大蕭條前夕,通過藝術家之眼,捕捉了過渡時期里美國獨特的時代精神。

  在二十世紀初的美國,雜碎餐廳(chop suey)是一個獨特的地方。源于中國粵語發音,“雜碎”(chop suey)不僅意味著價格低廉的什錦炒菜,也是現代美國城市中,不同社會階層以及不同文化元素相互融合的地方。雜碎餐廳提供了一張現代紐約的城市快照,到1925年底,紐約時報的流行社會評論家和專欄作家伯特倫·賴因茨(Bertram Reinitz)發表社論,認為雜碎餐館是傳統文化轉型的重要標志,隨后它即被“提升到大都市午餐選擇的顯著位置”,成為眾多新興工人階級的選擇。

霍普畫中中餐廳的原型“遠東茶園”霍普畫中中餐廳的原型“遠東茶園”

  畫中餐廳的布局,可能取材于紐約上西區的“遠東茶園”,那是一家位于二樓的廉價餐廳,霍普在戀愛和結婚初期常會光顧。這個地方也因為常有阿爾弗雷德·施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 ) 、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等許多現代藝術家的聚會而小有名氣。

  《中餐廳(雜碎)》以這樣一個平凡的午餐場景展開,前后景的兩張桌子上各坐著兩位食客。不過奇怪的是,明晃晃的餐桌上卻空空如也,只有茶壺暗示了這仍是午餐時間。對于霍普畫中餐廳以及咖啡廳場景中的空桌子,霍普的研究者Judith A。 Barter曾寫道:“對于自己的主題,霍普非常凝練,無論是餐廳或是自動販賣機的桌上,霍普都將不重要的細節全部省去……在他的畫里不會有任何食物,因為他和的妻子對食物并不感興趣,他們經常用罐裝食物做晚飯,對霍普而言,重要的是人們吃喝的空間?!?/p>

  比起食物或餐廳本身,窗口顯眼的招牌“chop suey”把人們的視野拉向場景中央,前桌的女性因而成為了整幅畫面的焦點,這暗示20世紀20年代,女性已經成為勞動力的一部分。陽光照射在她臉上顯得異常蒼白,而她的鐘形帽下的表情也有些變幻莫測,并避免與觀眾或同伴目光接觸。

畫中女子由霍普的妻子扮演畫中女子由霍普的妻子扮演

  畫中的這個角色由霍普的妻子約瑟芬·霍普(Josephine Hopper)扮演,事實上,畫中三個女子的神情都是如此,雖然與同伴坐在一起,但都保持著相當距離,似乎仍是孤獨一人。西雅圖藝術博物館美國藝術館館長帕蒂·容克指出:“畫中的光隔離了他們,這種光是當時美國人的共同經驗?;羝者\用了這種具有形而上學意義的,美國特有的光線,并利用光來創造矛盾,增強了畫中人物尖銳的孤獨感?!?/p>

  霍普善于描繪對比強烈、色彩鮮明的光影,他對光的執著堪比荷蘭黃金年代的那些大畫家,但他的畫所表現的光影與倫勃朗和維米爾又大相異趣。如果說霍普的光很孤獨,似乎又不得其要領。孤獨的是畫中的人物,窗前的女子,餐館里的顧客,沉默不語的夫妻,而光本身,和它觸摸的物,物的影,無所謂孤獨或熱鬧,冷艷與清淡。

  愛德華?霍普對光線的執著和精彩運用,是其繪畫的一大特征,在其許多作品中都能看到戲劇性的光線

  也許這種光的形式和戲劇吸引了抽象表現主義者馬克羅斯科,他曾表示,在早期的職業生涯中受到了《中餐廳(雜碎)》的直接啟發。而《中餐廳(雜碎)》中結合城市街道的大膽標志,以霍普對20世紀20年代的餐飲商品化的探索,也預示了美國波普藝術的誕生。

  《中餐廳(雜碎)》因而也成為美國藝術和文化,向現代主義靠攏時的重要視覺象征。隨著女性加入勞動市場,和科技發展和商業化的深入,更多的人選擇生活在城市,美國也享受前所未有的增長和繁榮,霍普創作這件作品的1929年,正是美國歷史中盛極而衰的轉折期?;羝胀ㄟ^餐桌旁的景象將蒸蒸日上的美國夢可視化,同時也暗示了光線的表面下隱藏的巨大危機。

愛德華?霍普名作《夜游者》(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愛德華?霍普名作《夜游者》(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人妻有码α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